英语论文网

留学生硕士论文 英国论文 日语论文 澳洲论文 Turnitin剽窃检测 英语论文发表 留学中国 欧美文学特区 论文寄售中心 论文翻译中心

Bussiness ManagementMBAstrategyHuman ResourceMarketingHospitalityE-commerceInternational Tradingproject managementmedia managementLogisticsFinanceAccountingadvertisingLawBusiness LawEducationEconomicsBusiness Reportbusiness planresearch proposal

英语论文题目英语教学英语论文商务英语英语论文格式商务英语翻译广告英语商务英语商务英语教学英语翻译论文英美文学英语语言学文化交流中西方文化差异英语论文范文英语论文开题报告初中英语教学英语论文文献综述英语论文参考文献

ResumeRecommendation LetterMotivation LetterPSapplication letterMBA essayBusiness Letteradmission letter Offer letter

澳大利亚论文英国论文加拿大论文芬兰论文瑞典论文澳洲论文新西兰论文法国论文香港论文挪威论文美国论文泰国论文马来西亚论文台湾论文新加坡论文荷兰论文南非论文西班牙论文爱尔兰论文

小学英语教学初中英语教学英语语法高中英语教学大学英语教学听力口语英语阅读英语词汇学英语素质教育英语教育毕业英语教学法

英语论文开题报告英语毕业论文写作指导英语论文写作笔记handbook英语论文提纲英语论文参考文献英语论文文献综述Research Proposal代写留学论文代写留学作业代写Essay论文英语摘要英语论文任务书英语论文格式专业名词turnitin抄袭检查

temcet听力雅思考试托福考试GMATGRE职称英语理工卫生职称英语综合职称英语职称英语

经贸英语论文题目旅游英语论文题目大学英语论文题目中学英语论文题目小学英语论文题目英语文学论文题目英语教学论文题目英语语言学论文题目委婉语论文题目商务英语论文题目最新英语论文题目英语翻译论文题目英语跨文化论文题目

日本文学日本语言学商务日语日本历史日本经济怎样写日语论文日语论文写作格式日语教学日本社会文化日语开题报告日语论文选题

职称英语理工完形填空历年试题模拟试题补全短文概括大意词汇指导阅读理解例题习题卫生职称英语词汇指导完形填空概括大意历年试题阅读理解补全短文模拟试题例题习题综合职称英语完形填空历年试题模拟试题例题习题词汇指导阅读理解补全短文概括大意

商务英语翻译论文广告英语商务英语商务英语教学

无忧论文网

联系方式

阿拉伯丛林政治 阿拉伯国家权力更替

论文作者:留学生论文网论文属性:职称论文 Scholarship Papers登出时间:2012-02-21编辑:anterran点击率:3541

论文字数:6532论文编号:org201202211429203147语种:中文论文 Chinese地区:阿拉伯价格:免费论文

关键词:丛林政治阿拉伯-伊斯兰世界丛林法则

摘要:2011年中东动荡,使外界进一步领略到阿拉伯政治的独特性。权力是政治的核心内容。在这一问题上,阿拉伯政治最明显特征,就是权力更替的丛林法则。在阿拉伯-伊斯兰世界,夺取或失去权力是通过非常激烈、而非温和的方式完成的。

丛林政治 阿拉伯权力更替

  一、问题的提出:阿拉伯政治权力更替的“丛林政治”特性。  
对局外人来说,阿拉伯政治宛如雾里看花,充满了神秘性和非理性。2011年中东动荡,使外界进一步领略到阿拉伯政治的独特性。权力是政治的核心内容。在这一问题上,阿拉伯政治最明显特征,就是权力更替的“丛林法则”。“在阿拉伯-伊斯兰世界,夺取或失去权力是通过非常激烈、而非温和的方式完成的。”换句话说,这些国家不仅是“枪杆子里出政权”,领导人获取权力基本靠暴力手段,而且也是“枪杆子里保政权”,权力更替仍要通过革命、政变等暴力方式。  在上世纪50-60年阿拉伯世界曾掀起政权更替潮:1952年埃及纳赛尔领导“自由军官组织”推翻法鲁克王朝;1958年伊拉克卡塞姆推翻费萨尔王朝(后被阿拉伯复兴社会党取代);1969年利比亚卡扎菲政变推翻伊德里斯王朝等。无论是埃及的纳赛尔、萨达特、穆巴拉克,还是叙利亚的阿萨德和也门的萨利赫,都是军人出身。军队支持成为领导人获得权力的基本保障。  而当权者一旦掌权权力,往往贪权恋栈。“不管是总统还是国王,都至死不放权力,很少例外。选举仅是个笑话。” [1]在阿拉伯世界,且不说君主制国家,在共和国制国家中,终身执政乃至家族世袭现象十分普遍。截止到2011年中东剧变时,突尼斯前总统本·阿里已连续执政23年,埃及穆巴拉克超过30年,也门萨利赫33年,利比亚卡扎菲更是执政长达42年。在正常情况下,唯有自然死亡,才能终结一个总统的政治统治。[2]   “你不打,他就不倒”,因此中东权力更替只能通过军事政变、民众革命、外来入侵等暴力方式完成。在历史上,苏丹的尼迈里自1969年军事政变上台后长期执政,直到1985年被新的政变推翻;突尼斯的布尔吉巴自1956年该国独立就担任总统,此后3次连任,并在1975年当选“终身总统”,直到1987年因政变辞职,由本·阿里继任,而后者同样长期执政,直到2011年被赶下台。在伊拉克,卡塞姆自1958年政变推翻费萨尔王朝后的十年间,为争夺最高统治权,各派力量较量激烈,曾发生过大大小小十几次政变、未遂政变及武装起义,直到1968年阿里夫政权被推翻,贝克尔领导的复兴党当政。而萨达姆又在1979年强行从贝克尔手中夺过权力,直至2003年在伊拉克战争中被推翻。  而在当前中东的权力更替,同样体现出这点。突尼斯、埃及领导人都是在众叛亲离、局势无法收拾时,才黯然下台。利比亚、也门、叙利亚等国领导人为维系权力,不惜鱼死网破,动用“铁血手段”:卡扎菲出动雇佣军镇压民众抗议,使抗议迅速演变为流血冲突,并招来英法持续空袭,国内转瞬战火纷飞。叙利亚政府自3月爆发抗议后,同样动用军队镇压,迄今已造成上千人死亡。也门从1月15日(即突尼斯本·阿里出逃第二天)就出现民众抗议,但萨利赫软磨硬顶,死活不肯让出总统宝座,还三次拒签海合会提出的危机解决方案,使也门成为“中东波”中动荡时间最长的国家。反对派最终还是靠“用枪杆子说话”,6月3日炮击总统府,才迫使萨利赫负伤外逃。即便如此,萨利赫仍屡次扬言很快回来。  阿拉伯领导人在权力更替问题上表现出的超常执迷和不惜血本,远远超出了正常人理解的范围。这种现象委实值得琢磨。  
二、理解阿拉伯政治运行的三大内在逻辑  中东政治更替暴力色彩十足,固然与权力本身的稀缺性有关,但更是阿拉伯政治特定的“游戏规则”使然。阿拉伯政治运行,主要遵循三大政治传统。  
(一)宗派主义传统。在多数阿拉伯国家,部族、族裔、教派等传统因素,迄今仍是维系民众间关系的主要纽带。[3]这种特定的社会结构,使宗派主义在阿拉伯人观念中根深蒂固。[4]按照弗里德曼的说法,这种传统观念的形成,与贝都因人特定的生存环境有关。生活在沙漠中的贝都因部族,主要受到两个压倒性事实支配:第一,由于水和放牧资源有限,以致“每个人都不得不像狼一样,准备靠牺牲其他部落,来求得自身的生存。……这就意味着每个人既是猎人,同时又是被捕食的猎物。[5]第二,在沙漠里,当部族之间为了生存而采取掠夺行为时,由于没有外部调解者和仲裁机构,求生存的唯一方法,“就是让其他的人们知道,假若他们在任何方面侵犯了你,你一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而且是高昂的代价。”[6]在这种情况下,血缘关系必须在其他一切义务之前受到尊重。 “个人一旦与家庭、部落、教派等断绝关系,将根本无法生存。而现代国家不仅不能为这些人提供取代传统群体认同的替代物,而且统治者也经常将其作为镇压和迫害的依据。因此,个人的道德感仅限于小群体范围,而不是更大范围的社会。”[7]阿拉伯世界由于没有经历过工业化进程,因此未能把部族整合为有凝聚力共同体,因此使这种部族主义传统一直延续至今。“国家作为一种合法化手段,实际是民族主义掩盖之下的部族主义的复活。”[8]  这种基于部族结构形成的宗派主义,习惯性地将外部世界划分为“熟人社会”和“陌生人社会”两大范畴,并由此奉行两套完全不同的道德规范体系。在部族内部(即“熟人社会”),对同族人无止境、无条件的忠贞,认为“本氏族或本部落自成单元,能独立生存,至高无上。” 与此同时,对部族之外的世界(即“陌生人社会”)则毫无同情,“把其他一切氏族或部落当做自己的合法的牺牲品,可以任意地加以掠夺或杀害。”[9]  这种宗教主义/部族主义传统,使阿拉伯人形成了一种“同心圆式”的政治认同理念:其忠诚对象总是沿着“家庭—部族—部落联盟—国家”的方向依次外扩,越往外忠诚度越差,感情越淡漠。阿拉伯人有句俗语:“我和我的兄弟反对我们的表兄弟,我和我的兄弟及我的表亲反对陌生人。”[10]形象地说明了这种根据血缘、地域来确定情感轻疏的特性。很显然,这种部族主义对国家这个“大共同体”缺乏足够信任。例如在部族传统根深蒂固的也门,尽管也门人经过长期历史积淀及反对外族入侵斗争,形成的“我们”反对“他们”意识,但仍难以接受“主权国家”概念,特别是在部落和边远地区。对他们来说,政府仅仅是那些掌握权力,并用其损害国家的政治精英的同义语。部落成员既不相信政府意图,也不关心政府决策。[11]   在正常状态下,只有当国民的认同对象聚集于主权国家本身时,才可能最大限度地动员民众,实现国家与民众力量的有机融合。而阿拉伯世界普遍存在的国家认同淡漠,以及对其他部族、教派缺乏信任感,使这些国家很难形成正常的政治更替机制,并容易导致领导人政治行为短期化。“在缺乏政治共同体感的政治落后的社会中,每个领袖、个人、集团皆在追逐或被看作在追逐自己眼前的物质目标,……而置更广泛的公益于不顾。” [12]尤其在那些包含多个部族和教派、高度异质化的国家(如叙利亚、伊拉克、利比亚、也门、黎巴嫩等),这种宗派/部族主义对政治生活的负面效应尤为明显。  
一方面,容易导致家族政治、任人唯亲和裙带资本主义。“同心圆式”的宗派主义传统,决定了当权者在分配权力和财富时,总是优先照顾本部族或教派利益,“提拔主要基于部落和家庭血缘,军队中最重要的职位,总是被那些与领导人有血缘关系或个人亲密关系的人所占据。”[13]如伊拉克国内主要分为什叶派、逊尼派和库尔德人三大教派/民族,萨达姆统治主要倚重占人口20%的逊尼派,特别是提特里克家乡的人;叙利亚境内居民14%信奉基督教,85%信奉伊斯兰教,而伊斯兰教徒中逊尼派占80%,什叶派占20%,阿萨德家族来自什叶派中的阿拉维派(约占全国人口的11.5%),该国政府、军队、情报等要害位置基本由阿拉维派把持。利比亚境内有上百个部落,其中主要有4个:麦格拉、阿里·祖瓦亚、瓦法拉和卡达法。而卡扎菲精锐武装乃至贴身卫队,均来自自己所属的卡达法部落,石油利益也主要向本部族倾斜,位于东部、人口最多的瓦法拉部落,则长期被冷落。也门约有200个大部落,主要分为四
大部落联盟:哈希德、贝克尔、哈卡和穆兹哈。萨利赫之所以能在上世纪70年代末成为总统,正是因为他来自也门势力最强的“哈希德”部落联盟(该部落联盟拥有自己的武装力量, 必要时可动员10万人以上武装力量)。  同时,这种“同心圆式”政治思维,还导致家族政治和裙带风盛行。如也门总统萨利赫任人唯亲,其侄子阿马尔是也门负责国家安全的副指挥官;另一个侄子雅赫亚担任中央安全部队兼反恐部门司令;第三个侄子塔里克是总统卫队指挥官;其同父异母的兄弟是也门空军司令。萨利赫还试图让其儿子艾哈迈德继任总统,并大力提拔那些拥护他儿子继位的领导人。卡扎菲虽号称“人民领袖”,自身也算廉洁,但在权力、利益分配等论文英语论文网提供整理,提供论文代写英语论文代写代写论文代写英语论文代写留学生论文代写英文论文留学生论文代写相关核心关键词搜索。

共 1/3 页首页上一页123下一页尾页

英国英国 澳大利亚澳大利亚 美国美国 加拿大加拿大 新西兰新西兰 新加坡新加坡 香港香港 日本日本 韩国韩国 法国法国 德国德国 爱尔兰爱尔兰 瑞士瑞士 荷兰荷兰 俄罗斯俄罗斯 西班牙西班牙 马来西亚马来西亚 南非南非

   Europe (24-hours)
   EN:13917206902
   china (24-hours)
   CN:13917206902
在线客服团队
    全天候24小时在线客服
      QQ:949925041 
  

微信公众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