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论文网

留学生硕士论文 英国论文 日语论文 澳洲论文 Turnitin剽窃检测 英语论文发表 留学中国 欧美文学特区 论文寄售中心 论文翻译中心

Bussiness ManagementMBAstrategyHuman ResourceMarketingHospitalityE-commerceInternational Tradingproject managementmedia managementLogisticsFinanceAccountingadvertisingLawBusiness LawEducationEconomicsBusiness Reportbusiness planresearch proposal

英语论文题目英语教学英语论文商务英语英语论文格式商务英语翻译广告英语商务英语商务英语教学英语翻译论文英美文学英语语言学文化交流中西方文化差异英语论文范文英语论文开题报告初中英语教学英语论文文献综述英语论文参考文献

ResumeRecommendation LetterMotivation LetterPSapplication letterMBA essayBusiness Letteradmission letter Offer letter

澳大利亚论文英国论文加拿大论文芬兰论文瑞典论文澳洲论文新西兰论文法国论文香港论文挪威论文美国论文泰国论文马来西亚论文台湾论文新加坡论文荷兰论文南非论文西班牙论文爱尔兰论文

小学英语教学初中英语教学英语语法高中英语教学大学英语教学听力口语英语阅读英语词汇学英语素质教育英语教育毕业英语教学法

英语论文开题报告英语毕业论文写作指导英语论文写作笔记handbook英语论文提纲英语论文参考文献英语论文文献综述Research Proposal代写留学论文代写留学作业代写Essay论文英语摘要英语论文任务书英语论文格式专业名词turnitin抄袭检查

temcet听力雅思考试托福考试GMATGRE职称英语理工卫生职称英语综合职称英语职称英语

经贸英语论文题目旅游英语论文题目大学英语论文题目中学英语论文题目小学英语论文题目英语文学论文题目英语教学论文题目英语语言学论文题目委婉语论文题目商务英语论文题目最新英语论文题目英语翻译论文题目英语跨文化论文题目

日本文学日本语言学商务日语日本历史日本经济怎样写日语论文日语论文写作格式日语教学日本社会文化日语开题报告日语论文选题

职称英语理工完形填空历年试题模拟试题补全短文概括大意词汇指导阅读理解例题习题卫生职称英语词汇指导完形填空概括大意历年试题阅读理解补全短文模拟试题例题习题综合职称英语完形填空历年试题模拟试题例题习题词汇指导阅读理解补全短文概括大意

商务英语翻译论文广告英语商务英语商务英语教学

无忧论文网

联系方式

《简述国家干预主义的内涵及其对德国经济的影响》-德语论文格式指导

论文作者:英语论文论文属性:职称论文 Scholarship Papers登出时间:2011-08-20编辑:gufeng点击率:3241

论文字数:9124论文编号:org201108201836262788语种:中文论文 Chinese地区:德国价格:免费论文

关键词:德国现代化国家干预自由放任后发赶超德语论文格式指导

摘要:在德国,现代化事业是在容克政权主导下“自上而下”地进行的,国家干预主义是德国“特有道路”的固有内涵,并产生了极其深刻的历史影响。本文对次进行了分析。

《简述国家干预主义的内涵及其对德国经济的影响》-德语论文格式指导

摘要:关于《简述国家干预主义的内涵及其对德国经济的影响》的德语论文格式指导:从重商主义时代起,国家干预经济思想在德国就受到经济学界和当权者们的青睐。19世纪后半期,德国进一步实行了“新重商主义”的大规模国家干预政策。近代德国的国家干预政策不仅推动了经济的快速增长,而且造就了现代意义上的整个德意志国家。  

 

关键词:德国;现代化;国家干预;自由放任;后发赶超  

 

从资本主义原始积累阶段起,“自由放任”和“国家干预”就是西方各国发展经济过程中同时并存的两种思想和主张。在近代整个西方世界,占据主导地位的始终是自由放任主义。然而,在德国,现代化事业是在容克政权主导下“自上而下”地进行的,国家干预主义是德国“特有道路”的固有内涵,并产生了极其深刻的历史影响。

 

一、统一前国家干预经济的理论与实践 

 

 
国家干预经济的思想在德国有着悠久的历史渊源,并且比在其它任何国家都受到了当权者们的青睐。重商主义是欧洲资本主义原始积累时期代表了商业资本利益的经济思想和政策体系。它提倡利用专制王权的权威,以贸易为核心,大力发展本国工商业,实际上就是世界现代化进程中最初出现的国家干预经济思想。与英法等国的重商主义相比,“起源于对国家或君主的财富管理的德国—奥地利官房主义,具有更强烈的国家干预和行政管理色彩。”[1]在官房学派的影响下,德国的重商主义在大学和政府中获得迅速发展,并对德意志各邦国政府、尤其普鲁士政府产生了巨大影响。18世纪,普鲁士统治者出于富国强兵的需要,大力利用国家权力发展经济,加强国家实力。普鲁士政府担负起了管理工业、调节竞争和维护工业产品质量的责任。弗里德里希大帝对重农学派和完全自由放任主义的经济理论并不感兴趣,他“在1748年发布的重大指令、1749年的备忘录和1752年的政治遗嘱均与17世纪重商主义财政学家和重商主义者的理论相一致”[2]。他“像指挥打仗一样地领导工业化计划”。[3]在这里,开明专制实际上成了国家干预经济从而保证经济上赶超先进国家的一种努力。19世纪,当亚当•斯密的理论逐渐征服欧洲,自由贸易理论被作为神圣的信条而为经济学家们普遍接受的时候,在德国却出现了作为对立面的“历史学派”。德意志历史学派强调各国经济历史发展的特殊性,主张国家干预经济发展。作为历史学派的先驱和创始人,李斯特对古典经济学的自由主义理论提出了全面的批判,提倡通过贸易保护主义和国家干预政策发展民族工商业。李斯特认为,“国家在经济上越是发展,立法和行政方面干预的必不可少,就处处显得越加清楚”,“要使工业、海运业、国外贸易获得真正大规模发展,就只有依靠国家力量的干预才能实现”[4]。“完全放任自流的产业转眼就会毁灭。国家如果让一切事物自行其是,无异于自杀。”[5]在李斯特看来,国家干预也是后发国家赶超先进国家的必要手段。他说,“以其先进的经济,英国可以逐步开创更大程度的世界自由贸易”,但是,“英国先进的工厂和其它工业国的相对落后的工厂之间的自由竞争……只会导致较软弱国家的工业的毁灭”[5]。因此,“为了对抗占支配地位的英国的经济力量,处于工业化进程第二、三阶段的国家也需要保护性关税。这些国家工业的性质决定了必须采取这种政策”[5]。正是在这种意义上,李斯特认为,对于后发国家来说,“自由贸易”就是“贸易奴役”。“这样的自由贸易———如果是单方面采用的话———就是允许外国竞争者毁掉本国工业,而又剥夺了本国制造商在外国市场上与外国对手平等竞争的权利。这样的‘自由’会使我们成为受外国摆布的可怜虫。我们的工业和商业只好听任他们的法规的左右了。”[5]在19世纪,普鲁士等德意志邦国的经济政策似乎是以自由贸易为特征的。早在弗里德里希大帝统治末期,这位具有远见卓识的国王就曾表示,“只要实行更大的经济自由、引入自由贸易原则”,就能实现经济上对英法等国的赶超[6]。施泰因等人更是对此坚信不疑。自由贸易不仅成为普鲁士自由派官僚的信条,而且得到了容克们的充分支持。但是,在普鲁士,这些基于自由贸易原则的各种新思想和新主张,都是在不妨碍国家干预的前提下进行的,是以国家干预的方式加以推行的。正如著名学者里查德•萨格所述,德国“特有的自由放任主义”只有在“强大的极权政府的积极扶植”下才能够获得发展[7]。哈登堡在给普鲁士国王的呈文中指出:“法国人是自下而上地进行工业化的,而我们必须自上而下地进行。”[8]施泰茵—哈登堡改革实际上成了普鲁士政府利用国家政权自上而下促进经济发展的重大举措。改革不仅在普鲁士实现了制度创新,为资本主义经济发展创造了条件,同时也强化了政府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1848年革命后,普鲁士政府进一步修改有碍自由竞争、开拓市场和发展工业生产的法规。国家还通过加强教育等方式鼓励企业家发展经济。一些邦国“在19世纪上半期,实施了广泛的技术教育方案,创办了模范企业,奖励新工业产品的生产,通过举办学校和职业夜校来鼓励尝试新标准,获取新成就”[7]。在普鲁士,被称为“普鲁士工业之父”的克里斯蒂安•鲍特担任了政府设立的“企业技术委员会”主任、“企业生产技术促进会”主席、企业职业学校主任等职,为培养企业人才,建立竞争机制和鼓励发明创新等做了大量工作。国家还通过直接投资鼓励和推动经济的发展,铁路建设就是一个显著的例证。“国家作为国有企业如铁路和运河的建设者参与工业企业之中。”[6]这在普鲁士体现得尤为显著。“19世纪40年代后期,普鲁士的铁路修建大约一半是政府直接发起的。”[9]普鲁士政府通过购买私人铁路公司的股票和担保最低利息来给无力筹足资金的私人公司给予一定帮助。到1850年,普鲁士已花费了1500万泰勒用于对铁路的规划、津贴和修整[10]。在政府的推动下,普鲁士的铁路事业迅速发展起来。1844年普鲁士领土上火车的通车里程约500英里,1848年约1500英里,1860年约3500英里[11]。普鲁士铁路的发展既加强了它的战略地位,也对德国的工业化产生了革命性的影响。如特莱施克所述,“铁路改变了这个国家的整个面貌”[11]。旧国家政权的干预不仅直接地推动着经济的迅速发展,而且也造就了新的社会力量,因此而不断地改变着国家的社会结构和社会制度。在国家干预经济发展的前提下,不仅贵族在逐步实现资产阶级化,而且一定程度上说,资产阶级本身也是旧国家政权的造就物。“即使那些资产阶级利益的典型代言人———商会,也是国家培养出来的半公半私的混合物。”[7]资产阶级的发展壮大和社会制度的改造为资本主义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基础。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容克逐步建立起了与大资产者的政治联盟,到第二帝国时期更是出现了“容克精神”与“资产阶级精神”的密切融合。

 

二、帝国时期的国家干预经济政策 

 

 
18世纪到19世纪中期盛行于普鲁士以及其它邦国的国家干预思想和国家干预政策,为第二帝国时期国家对经济生活的干预提供了成功范例和理论依据。19世纪后半期出现在德国的“新历史学派”继续强调国家干预经济的职能,认为国家的法令、法规、法律决定着经济发展的进程,国家应该实行经济和社会改革,以缓和社会矛盾,促进经济发展。历史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罗舍尔认为:“用大量有利于国家干预的例外来突破从英法引进的流通自由是德意志人的一种典型的民族特点。”[12]“新历史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阿道夫•瓦格纳对俾斯麦呼吁:“帝国政府不仅应积极推行社会福利与保险政策,而且直接的国家主导权和一种无所不包的制度化控制体系,应首先服务于这个国家经济和强权政治上的发展,并阻止经济与社会危机。”[12]瓦格纳等人的呼吁对俾斯麦触动很大。这一时期,德意志历史学派不仅统治了德国的大学讲坛,还积极参与政治活动。当时,德国所有大学都在学习李斯特的《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此书也是俾斯麦的案头书。俾斯麦一方面继承了普鲁士传统的国家观,视国家为“国家共同体”,“调和以及国家与社会的结构协调一致的原则,构成俾斯麦国家社会主义的基础,其核心与弗里德里希•威廉一世、弗里德里希大帝的国家功能观论文英语论文网提供整理,提供论文代写英语论文代写代写论文代写英语论文代写留学生论文代写英文论文留学生论文代写相关核心关键词搜索。

共 1/3 页首页上一页123下一页尾页

英国英国 澳大利亚澳大利亚 美国美国 加拿大加拿大 新西兰新西兰 新加坡新加坡 香港香港 日本日本 韩国韩国 法国法国 德国德国 爱尔兰爱尔兰 瑞士瑞士 荷兰荷兰 俄罗斯俄罗斯 西班牙西班牙 马来西亚马来西亚 南非南非

   Europe (24-hours)
   EN:13917206902
   china (24-hours)
   CN:13917206902
在线客服团队
    全天候24小时在线客服
      QQ:949925041 
  

微信公众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