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会计论文栏目提供最新管理会计论文格式、管理会计硕士论文范文。详情咨询QQ:4006227154

数据集中与横向联网模式下强化国库会计管理的思考

论文编号:lw201802251918372658 所属栏目:管理会计论文 发布日期:2018年02月26日 论文作者:www.51lunwen.com
根据《预算法》、《中国人民银行法》、《国家金库条例》规定,国库是国家金库的简称,由中国人民银行具体经理,由总库、分库、中心支库、支库组成。国库会计数据集中系统(以下简称TCBS系统),是指中国人民银行总行成立全国国库业务处理中心,利用信息网络技术,由中心统一组织实施国库会计核算业务处理,实现国库会计业务统一处理、数据集中存储、数据共享使用的一种核算处理方式。横向联网系统(以下简称TIPS系统)就是财税库银税收收入电子缴库系统,是指人民银行国库、财政部门、税务机关、海关、商业银行利用信息网络技术,通过电子网络系统,以电子税票替代纸质税票来办理税收收入的征缴、入库等业务,实现税款直接入库和缴库信息共享的收入缴库模式。相对于横向联网系统而言,国库会计数据集中系统属于纵向联网系统。
人民银行国库核算业务实现数据集中和横向联网后,其操作环境发生了显著变化。本文从实际出发,观察问题、分析问题,并提出了强化职责认识、配置专职人员、集中销毁停用重要空白凭证、应用电子化事后监督系统和对账系统等针对性较强的管理措施,对防范国库业务风险,确保国库资金安全,及至全面经理国库都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
截至2015年底,上述两大联网系统已在全国范围内完成推广应用,实现了“预算支出实时到账、预算收入直达入库”和“国库业务核算纵向到底、横向到边”的目标。极大提高了国家预算收支的透明度和信息共享水平,极大缩短了与西方发达国家建立服务型国库和全面经理国库管理水平上的差距。但与此同时,人民银行国库业务的操作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国库分支机构面临的人员、岗位风险以及横向的资金风险被显著放大,急需加强管理,防患未然。

一、国库会计管理中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国库人员多,缺年青“复合型”干部
主要体现在市中心支库一级。据调查了解,绝大多数市中心支库配备的人员在12人左右,最少的仅9人,最多的达17人。专职人员的配置大大超出了《国家金库条例实施细则》第五条“中心支库一般配备3至9人”的规定。但队伍的整体素质大多不高,年青“复合型”人员极缺,发展极不平衡。如本文调查的某市中心支库,其现有专职人员16人,从专业学历结构看,第一学历为全日制财会专业大中专人员1人,占6%;第一学历为全日制经济金融专业大中专人员6人,占38%;为工人、长期聘用人员、内部子弟等身份的9人,占56%;没有全日制研究生学历人员。从专业技术职称上看,会计系列职称为3人,占18%;经济系列职称为5人,占32%;还有8人未评定专业职称。从年龄结构上看,35岁以下的只有4人,占25%,35至50岁的有9人,占57%;50岁以上的有3人,占18%。

(二)国库岗位多,缺专职人员
主要是绝大多数县支库的国库人员严重紧缺,国库人员与从事会计、支付清算、货币发行、反洗钱等业务的人员合署办公,一人兼数职,专门从事国库业务操作的人员“凤毛麟角”。据本文调查的某市中心支库辖内8个县支库,专门从事国库业务操作的只有9人,平均每个县支库的专职人员仅为1.2人,与《国家金库条例实施细则》第五条“支库一般配备2至5人专职人员”的规定相差甚远。

(三)国库业务量多,缺领导关注
随着国家各级财政收支的显著增长,人民银行国库业务与日俱增。据某市中心支库2015年国库业务量决算统计表记载,中心支库本级全年国库业务量为455,658笔,月平均37,971.5笔,日平均1,687笔,剔除六成的电子税票业务,那么平均每日的手工国库业务量为675笔,平均每天装订的会计凭证一般为2册。而与之对应的人民银行支付清算(营业)部门的业务量显著萎缩,日平均业务量不足20笔。
但由于受根深蒂固的传统思想影响,在多数行领导眼里,仍然认为支付清算(营业)部门是办理人民银行传统业务、传导国家货币政策的窗口,其业务性质比国库部门重要,而业务量相差无几,因此,在人员安排上自然向其倾斜。国库部门的地位以及受行领导关注的程度与日益增长的国库业务量极不对称。

(四)国库系统多,缺资源整合
据统计,目前在人行国库分支机构上线运行的业务系统达12个之多,主要包括:集中核算系统(TCBS)、横向联网系统(TIPS)、国库信息管理系统(TIMS)、征收机关公共代码管理系统、财政集中支付系统、集中支付前置系统、财政支出无纸化系统、TBS核算备用系统、TCBS核算灾备系统、TCBS核算测试系统、国债兑付系统、国库综合管理系统等。而有些业务系统平时基本上不进行任何操作,一年用一次或临时通知时才使用,这样浪费了大量的系统开发费用以及上线投入的人力和物力,同时,由于系统过多,造成操作人员的用户代码与口令经常“串系统”和遗忘。

(五)国库检查多,缺有效事后监督
目前国库定期检查的方式主要有:检查面100%的国库会计管理现场常规性检查、每月开展的会计主管印押证等检查、每季开展的部门负责人检查、每半年开展的国库主任履职检查;不定期检查方式主要是上级行因工作需要开展的突击检查。从检查的频率和次数来看,确实有点多了,但与此同时,公认的对业务核算质量起重要作用的事后监督工作却缺乏足够的重视。突出表现在:事后监督的手段仍是手工方式,未实现电子化;事后监督存在“盲区”,如对电子税票、国税免抵调税退库、财政集中支付等业务的事后监督没有相应明细规定、事后监督人员的年龄严重老化。

(六)国库对账多,缺电子对账
对账是防范核算差错和资金风险的最关键环节,但国库对账情况较为特殊,操作起来非常复杂。首先对账业务多,有预算收入对账、预算支出对账、集中支付代理银行对账、财政库存对账、预算外工会经费对账等。其次对账方式多,有按预算收支科目和中央、省、地市、县区、乡镇等预算级次对账,如预算收入和工会经费对账;有按预算科目对账,预算支出对账;有按集中支付额度及清算资金对账,如集中支付代理银行对账;有按账户余额对账,如财政库存余额对账。
再次对账单位多,包括与当地的财政部门、国税部门、地税部门、海关部门等预算收入征收机关对账,以及与办理财政集中支付的多家代理银行对账。但是,面对如此复杂的国库对账环境,对账手段仍采用原始的手工核对方式,其质量和效率难以适应集中核算和横向联网模式下业务的发展需要。

(七)国库退库多,缺政策严肃性
退库就是将已缴入国库的预算收入资金退给原缴款单位或个人。这是一项政策性、原则性相当强的工作,关系到国库资金安全。近几年来,退库业务与当地经济发展呈现正比例相关,退库总额和单笔退库金额越来越大。据本文调查某市中心支库,2015年退税总额为9.01亿元,比2014年的4.60亿元增长了96%,单笔最高退库金额达0.3亿元。从退库理由来看,先征后返、减免等政策性退库合计为0.5亿元,仅占总额的6%,而难以体现政策严肃性的技术性差错和超交、多交退库合计为4.56亿元,占总额的51%,同比增长32倍。
加之,根据退库业务的相关管理制度规定,各级预算收入退库的审批权属于本级政府财政部门。但在实践中,几乎所有退库的审批权都属于原征收的国税及地税机关,政策执行落实变成“一纸空文”,而人行国库部门只有审核办理权,没有调查核实权,这样,退库业务的真实性缺乏“第三方”权威部门来监督,导致退库缺乏政策严肃性。

(八)国库重要物品多,缺后续管理
目前国库重要物品包括重要空白凭证、个人国库业务CA证书、业务印章、业务印鉴卡等,其中重要空白凭证的种类繁多,如本人所在市中心支库库存重要空白凭证有14类123,831份,个人国库业务CA证书58个。首先是对停用的重要空白凭证没有集中销毁。2016年,以普通凭证代替“国库内部往来专用凭证”来打印国库来账资金报单,这样“在用”重要空白凭证退出了历史舞台,国库重要空白凭证全部以“库存”形态存在。而随着TCBS系统在全国的上线运行,实际这些库存重要空白凭证都已停止使用,有的停用达5年之久,有的甚至停用10多年了。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会计基本制度》规定,停用的重要空白凭证要由市中心支行及时集中组织销毁。而据本文调查了解,九成左右的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