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论文栏目提供最新当代文学论文格式、当代文学硕士论文范文。详情咨询QQ:4006227154

白马湖作家群美育观念与实践文学研究

论文编号:lw201708191244095547 所属栏目:当代文学论文 发布日期:2018年07月12日 论文作者:无忧论文网

本文是一篇文学毕业论文,笔者认为美育是一个十分复杂而完整的生态系统,艺术课为主、其他学科互为渗透的学科教育是它最直接的显性载体,潜藏在这背后的生命品格和艺术精神则是它更为根本的隐性支撑,正是看得见的智识因素和看不见的感性底色共同构成了其内在的完整性。


第一章导论


一、问题的提出和研究意义

1.问题的提出

在我国新文学的第一个十年,丰子惜、朱自清、夏丐尊、朱光潜、匡互生等人最初并不是以集体的面貌被发现和认知的,直到1981年,台湾诗人杨牧才首次将其一致的文学创作风貌概括为"白马湖风格"。三十多来,学界对此议题的研究不断走向丰富与深化,其概念也己被更为明确的"白马湖作家群"所慢慢取代。可以说,"白马湖作家群"的存在已成为我国现代文学史上一个不争的事实,其质朴自然的散文风格和艺术表现的共同追求也愈发成为被重视的学术命题。而通过全面梳理他们的作品我们可以发现,对这一群体来说,"教育"实则是与"文学"同等重要的另外一翼,"白马湖教育家群"当是这一群体的一个等值称谓。因为"教师"是他们另外一个共同的身份,"教育"亦是他们一生所奉献坚守的事业。正是在风景优美的白马湖畔,他们群集"的形态躬耕于春巧中学,在同一方水主的化育熏染之下,彼此之间相知相重,为着理想的教育事业共同努力与坚守。然而,学界对这一群体的整体性研究仍大多集中于他们以散文为代表的文学作品创作上,在这一层面探讨他们共同的"人品"与"文品",并兼及其书店的创办和出版史实。关于他们这一时期在教育领域所作出的努力与成绩,个人"为单位的研究进展尚可,群体"为单位的研究却少有提及。而对其自成体系的审美教育,研究更是明显不足。

其实,"白马湖作家群"在我国审美教育发展史上实是有着十分重大的建设意义,尤其是对于中等学校的美育实施,乃具探索开创之功。鸦片战争后,我国的先进知识分子在对世界的多方审视与思考中,将目光锁定于"科学"二字之上。于是,经由胡适、吴稚焊、下文江、陈独秀、鲁迅等众多先进知识分子的大力宣传,"科学万能"的思想在我国政治、经济、文化等各界风起云涌,并在"教育救国"思想的推动下,迅速形成了科学主义教育思潮。以杜威、孟禄等的访华讲学为契机,美国实用主义教育思想以其"科学"的姿态逐步深入到我国教育的方方面面,并最终促成了"壬戌学制"的颁布。由此,科学主义的理性化开始成为教育的主要衡量体系,我国教育开始走上追求标准化、程式化的道路。

...........................


二、范围界说与写作思路

1.范围界说

首先,就"白马湖作家群"送一概念的内涵来说,在学界有两种较为有代表性的看法。朱惠民对其内涵的认识十分宽泛,认为这一群体即是文学研究会宁波分会,二者只是在称谓上有所不一。这样一来,宁波分会的作家就都可归并入"白马湖作家群"的概念之中。而陈星则认为不可将宁波分会的会员悉数网罗进这一概念中来,因为聚集于白马湖畔的诸如夏丐尊、丰子惜、朱自清、朱光潜等人虽是文学研究会成员,但在文研会之外"个性"鲜明,尤其在创作风格和教育理想方面自成体系,故不能将二者等同视之。这里,笔者更倾向于取用陈星的意见,即;白马湖作家群是指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曾于浙江上虞白马湖畔居住生活、教书育人的一个文人群体,以夏丐尊、朱自清、丰子惜、朱光潜等为核心成员,同时涉及经亨颐、李叔同、匡互生、刘薰宇等在这一时期与他们保持密切联系的其他知识分子。这一群体同仁因为共同的文化理念和教育追求齐聚白马湖畔,彼此之间相知相重的情谊为凝结的纽带,没有明确的宗旨与规约,亦没有固定的组织和会费,形式上呈现出一种松散、自由、随性的群集。也正因如此,即使在文学趣味、教育理想、审美追求等各个方面均呈现出极大的一致性,他们并不能称作一个严格意义上的文学流派或社团。但他们正是这种松散集群的方式于白马湖畔的春哮中学成就了我国审美教育史上的一座高峰。

..........................


第二章潜隐与唤醒:生命本位的审美教育观


一、教育观:"审美"以"立人"

伴随着五四新文化运动对"人"的发现,"立人"成为最核也的时代理念,而这一理念几乎都内在地包含了以"立人"的工作来实现民族自强、国家自救的逻辑基础。与此同时,社会各界纷纷为"立人"寻找途径,仅教育领域来说,就出现了职业教育、平民教育、劳动教育等形式多样的"立人"模式。在"白马湖作家群",关注智育、劳育、体育等教育要素之外,"审美"成为他们实现"立人"目标十分重要的路径选择。通过审美教育,他们致为于构建一种全新的教育模式,在同教育救国大潮保持取向一致的同时,关注人本身的健康、全面发展,使受教者得借由知识技能的学习领悟渗透于其中的爱与美。而他们对于"审美"这一路径的选择,又是多方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首先,五四时期社会观念和理论的驱动是这一群体审美教育实施的大背景。在依次经历了向西方世界学习器物、制度并皆以失败告终之后,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先驱者开始将目光投向文化这一更为根本的层面。影响之及,作为文化前沿阵地的教育界掀起了声势浩大的教育救国运动,而以蔡元培等为主要代表的"美育救国"思潮更是其中十分活跃、显著的一部分。与此同时,作为"人"的发现的重要构成部分,"儿童的发现"由日本、西方传入我国,并在"收纳新潮,脱离旧套"的新文化运动推动下,很快发展为"儿童中心主义"而为全社会所接受。此二者的交流碰撞,共同参与催生了儿童为本位"的教育理念。其中,周作人发表的《儿童的文学》一文,第一次明确了"儿童"具有"完全的人"的独立意义与价值,引导着教育界将思考的空间拓展到青少年儿童的教育问题上来。

.......................


二、教师观:须为"师"而非为"匠"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正是西方实用主义大潮传入我国并大行其事的年代,功利主义观念渗入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教育界在"教育救国"思想的促使下亦多挟卷其中。在此背景下,教育活动往往急功近利,学校教育变作了学店的教育,"教育者与被教育者的中间但有知识的授受,毫无人格上的接触;简直一句话,教育者是卖知识的人,被教育者是买知识的人罢了"。于是,"铸型教育"应运而生:教育者只是"将体操当做体操教,将算术当做算术教,将手工当做手工教",尽失从前"和'天地君亲并列的神圣的威严学生则被技术性的嵌入某种预定的铸型中去,机械模型一般的批量生产,千篇一律,毫无生机可言。正是在这样一种教育环境中,白马湖同仁深感社会潮流对教育者自我职业意识的严重冲击,从"审美立人"的角度重申了教育者须为"师"而非为"匠"的自我定位。

"师"与"匠"最大的区分在于其所面对的对象。通常意义上,我们把站在操作台前制作泥瓦模具、或在生产车间从事批量化生产的从业者称之为"匠",他所面对的是冰冷的、没有生命气息的"物",因而只需在熟练意义上的机械重复即可完成自身的职业使命。但这一概念是绝对无法容纳"师"的丰富内涵的,因为"师"面对的是具体的、个性的、活生生的"人",在传道授业解惑的同时,更担负着祗碼学生品行、培养学生人格、陶养学生精神的重大使命。要之,它是一份有温度的职业,需要从业者于智识之外入心入物的全情投入。诚如夏丐尊先生所言:"教育在某种意味上可以说是英雄的事业","是大丈夫的事业,是够得上'师'的称呼的人才许着手的"。而"爱与信仰"则是够得上"师"名之称的第一要素,只有当有了对受教者深广的爱和对教育的坚定信仰,教育者方得以式由"匠"而"师"。

........................


第三章交融与共生:多维一体的美育实践生态系统.............19

一、以学校为阵地.................19

二、以生活为媒介...............24

第四章反观与启迪:我们离真实的美育还有多远..............46

一、反观:美育落实和美育真实间的偏差...............46

二、启迪:尚待重新认知与挖掘的美育空间.................49


第四章反观与启迪:我们离真实的美育还有多远


一、反观;美育落实和美育真实间的偏差

我们不能说"白马湖作家群"在美育的理论阐发和开展实施上代表了绝对、永恒的权威,但毫无疑问的是,送群教育理想家们曾在自己的园地中最大程度的靠近了审美教育的本质与真实,给我们留下了十分珍贵、具体的实践经验和指导资源。以此为参照,我们不难发现当下开展的如火如茶的审美教育在哪些环节出现了纸漏,从而审视"美育实然"和"美育应然"间的偏差。

1.概念的简化

如前所述,美育是一个十分复杂而完整的生态系统,艺术课为主、其他学科互为渗透的学科教育是它最直接的显性载体,潜藏在这背后的生命品格和艺术精神则是它更为根本的隐性支撑,正是看得见的智识因素和看不见的感性底色共同构成了其内在的完整性。在这一生态内,系统各要素之间呈现出互融共生的存在关系,任何一端的偏颇都将导致整个生态的失衡。反观当下,这一生态中的某些核心要素却正在逐步被压缩、削减,致使完整的美育概念一步步走向狭窄和简化。而无论在认知层面还是落实层面,这简化又都是双重的。

........................


结语:致敬白马湖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是我国历史上一个充满激情与想象的年代,也是一个变革与实验的年代。作为文化前沿阵地的教育界亦于此时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改革大浪。其时,美国实用主义思潮的传入同我国社会的"教育救国"思想不谋而合,衍生出许多新型的教育模式:梁漱滨的乡村教育,晏阳初的平民教育,黄炎培的职业教育……教育形式虽表现不一,但都显示出对短期内实现富国强兵目标的迫切追求。而就在此时,在隐于东山之中的白马湖畔,一群教育理想家们却站在更高远的视角下追寻着教育的真义,并毅然举起了审美教育的大旗。夏丐尊、丰子恺、朱自清、朱光潜、匡互生……他们无一例外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