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艺术类论文栏目提供最新纯艺术类论文格式、纯艺术类硕士论文范文。详情咨询QQ:4006227154

纯艺术类论文2018年精选范文10篇

论文编号:lw201805111217531528 所属栏目:纯艺术类论文 发布日期:2018年05月23日 论文作者:www.51lunwen.com

本文是一篇纯艺术类论文,笔者认为该论文主要研究油画,国画,装饰画,雕塑,书法等方面,是对纯艺术类的总结与记录。今天无忧网为大家推荐一篇纯艺术类论文,供大家参考。


纯艺术类论文2018年精选范文一:西方现代艺术批评的起源——世纪法国沙龙批评研究


第一章启蒙时代的批评文化形态


18世纪法国艺术批评的产生其实暗含了三个内容,一是,艺术批评的产生不是一个孤立现象,而是当时整个法国社会批评文化形态在艺术领域中的折射和表现;二是,艺术批评在起源之时并不是限定在纯粹审美的范围内,批评家们对艺术的关心和兴趣更多地从属于他们进行思想批判和社会批评的激情和抱负;三是,艺术批评是世纪法国启蒙时代氛围下产生的自觉行为,更是在不同立场之间的争论甚至斗争中确立下来的。因此,18世纪法国的文化形态整体面貌、构成因素和鲜明特点,就成为研宄艺术批评起源的一个十分重要的前提和背景。

“1710-1720”年的十年在法国文化史上标志了一个重要的转折,在这段时间里,街头的蹩脚演说蔚然成风,怦击性小册子出版繁荣,首批开明的知识分子思想活跃,争论激烈,这几股潮流相汇合,对扩展思想批判涉及的范畴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渐渐地,一切都变得可以思索,可以讨论,甚至包括君主权威和宗教体制。在1713-1728年间,可以说法国的文化环境起了深刻的变化,开始了当时人所谓的批评世纪。我们所要探讨的世纪法国艺术批评就产生在并且融入于启蒙时代的这种整体批评文化形态中。本章将以理解启蒙精神为起点,从18世纪的文人群体、君主制、公共领域、以及出版、教育与阅读方面进行具体分析,努力从这个时期纷繁的内容中厘清世纪法国文化生活是怎样发生转变的,转变以后的面貌如何。这样一来,可以为18世纪法国艺术批评的发生提供语境;二来,当我们了解到这其中的精神原则、历史条件、现实问题与复杂关系时,才能更深刻地理解发生在艺术领域中的批评的诸种问题,才不会再将世纪艺术沙龙批评简化为一种孤立的、突发的、单一的美学实践活动,也才不会再惊异或迷惑于当时艺术批评的所作所为了。


第一节理解启蒙精神


康德道出了启蒙精神的两个核心内容:理智和勇气,要靠勇气去与反对理性、不符合理性的力量作战,去争取学习和运用理性的自由,用勇气扫清一切,通向理性;反过来,理性也赋予人们掌控一切的勇气、不断的进步和从神学、专制中解脱出来的主体性。理性与自由,哲学与批判是启蒙精神的核心要素,这些范畴是对同一种情况的不同表述,其目的是从不同的角度刻画出启蒙思潮的基本精神力量的特征。在全面理解启蒙精神之后,我们将能够顺利认识到:艺术批评是启蒙精神在艺术领域中的运用。

18世纪的启蒙理性继承了世纪的成果,但又抛弃了17世纪的形而上学性,走向了经验性。与这种经验性的转向相应的是启蒙文人们对各个领域中具体的社会现实的关心和参与,在这个基础上,才有了教化公众的意识和批判的热情,18世纪的艺术批评便致力于此。

17世纪笛卡尔主义哲学的胜利己经为理性确立了位置,但在包括笛卡尔、马勒布朗士(斯宾诺莎、莱布尼茨等哲学家的演绎体系中,理性是一个永恒真理的王国,是一个静态的存在概念理性是先于一切经验、揭示了万物绝对本质的天赋观念的总和。而到18世纪,笛卡尔等人的理性主义与洛克(的经验主义、牛顿(的分析、假设的思维方式相结合,产生出了一种与17世纪没有属差,但有种差的理性。没有属差的表现是,像17世纪一样,世纪仍然相信理性应该并且能够带领人们找到一种统一性。而18世纪理性的种差表现在思想的着重点从先验转向经验,原理转向现象,一般转向具体:理性不再是形而上层面的抽象思考,而是以经验现象为起点;不再是限定在数和量范围内的纯分析,而是普遍运用到心理学、国家和社会学说、宗教:和美学等具体领域。与17世纪相比,18世纪把理性放在了一个比较朴素的意义上,视之为一个动态的作用概念:理性不是先验的,而是可以从对经验的分析中获得,也可以通过后天学习获得;理性是一种能力,一种力量,它最主要的功用在于能够分解和建设,分解人们在宗教启示、代代因袭的传统和社会上层权威指导下所相信的一切,再按照理性的原则重新建造一座新的大厦。这也是启蒙精神的一个特点,受批判才能支配的启蒙时代没有为批判而批判,而是把批判转化为创造活动,用作更新各个领域的必不可少的工具,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一一现代。现代性(体现的是理性和启蒙的精神,它相信社会历史的进歩和发展,人性和道德的不断改良和完善,人类将从压迫走向解放。确实如此,启蒙时代的经验理性启发了科学向技术的转化,随后的工业革命和日新月异的科技进步可以追溯到这里;启蒙时代通过批判理性确立了人的主体性,使得宗教光环暗淡、世俗文化兴起;启蒙时代的政治理想深入人心,在法国大革命以后一种全新的民主政体得到尝试;启蒙时代的艺术批评开创了艺术与公众以及二者相互影响的新局面。


第二节文人地位及其构成


一、18世纪之前的自由思想派


18世纪法国启蒙文化和批评群体的形成,如果不追究得更远的话,至少也经历了16、17世纪二百多年的酝酿和准备。在16世纪哥白尼(波兰语:《天体运行论》有限的影响下。在发现美洲新大陆带来的新信息和新教改革相对更为广泛的推动下,从对宗教问题极具兴趣的研究和对另一个世界的求知探索中,产生出了一代人文主义者,他们率真而充满激情,用真诚、批判精神和变革思想投入知识领域的大胆论争,艾蒂安多雷、拉伯雷都属此列。在1598年《南特敕令》颁布前后,在比较宽松的氛围中,形成了一个要求通过自己的阅读、思考、智力和社会活动来完善自身的精神的虔信阶层。其中包括神职人员,也有在俗教徒。他们自主加入不同的团体,在那里严肃地讨论、交流,他们或者属于天主教阵营,或者支持新教,并且为信仰问题而发起了激烈的论战。在这个过程中,一种批评、公开辩论的传统开始形成,自由思想派的第一股思潮也在这种氛围下产生了。从乔达诺布鲁诺(到鲁奇里奥瓦尼尼(他们所坚持的习俗和思想自由观念,在大贵族阶层和作家中颇有影响,但这股的思潮在1625年的残酷镇压后很快便销声匿迹了。这些反对教会束缚的先锋战士们勇气可嘉,但他们开辟的空间毕竟还是狭小的。

这种批判精神在世纪的沙龙中继续传播着。学者们在贵妇人的沙龙中谈论科学、数学、哲学、旅游见闻等等的时候,一种不一样的公共空正在打开大门。在这里,1625年以后出现的第二代自由思想派,一方面比前一代人更慎,另一方面在一些形式措施的保护之下,他们直截了当地把矛头指向了宗教和教条,比如皮埃尔伽桑狄还有一些人的言论直接指向了政治和社会,比如査理雷尔(重要的是,所有这些言论都找到了理性的根基。其中最出色的代表当属西拉诺德贝热拉克(他将生动的形式和情节与对保守道德观念及宗教的直言不讳的批评融合在一起,体现出理性的思考和批判的色彩。但这一代文人们,包括投石党、沙龙学者、雅女、自由思想派,他们对专制文化模式的抵抗和能够产生的效力尚不足以到达各个领域;同时他们也缺少凝聚力,常常各征其战。因此,当路易十四调动起国家力量来统制一切的时候,批评精神遭到了强力的压制。

1661-1715年路易十四在位期间,最终确立了君主专制制度。在他统治的最初几十年,就像如日中天的太阳王一样:行政管理集中,宫廷礼仪引人注目,宗教机构稳定,文学艺术鼎盛,一切都在秩序与礼仪的框架下就范,引得欧洲其他国家投以羡慕的目光。但世纪年代之后,专制王权的辉煌统治开始转入衰退期:对新教徒的迫害,战争带来的危机,王室成员的相继去世,各社会阶层的不满等等。在一统天下的风平浪静之下,其他力量正伺机而动,并在随后奥尔良的菲利普(摄政时期1715-1723年)迸发出来。也就是说,在古典主义和君主专制制度的内部,启蒙时代悄然酝酿着。


第二章艺术批评的选民:沙龙展览


前文已经分析到,在18世纪的法国形成了一种迥异于其他时代的特殊氛围一一以启蒙精神为核心的批评文化形态,当这种气氛与沙龙展览遇合时,便在艺术领域中产生出了现代艺术批评。法国现代艺术批评产生涉及到很多方面的内容,而我们在这一章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为什么18世纪法国艺术批评将焦点集中在沙龙展览?沙龙展览有何特殊之处?对这两个问题的回答将架起一座通向艺术批评本身的桥梁。


第一节沙龙展览的外围


毫无疑问,在设立沙龙之前,或者除沙龙展览之外,法国人还有别的接触艺术作品的空间和机会,包括教堂、皇家收藏展、艺术品销售现场、画室、太子妃广场(画展、圣卢卡学院、展览、圆形剧场、展览、通讯沙龙)。与这些机会做比较,我们就会认识到沙龙展览的特殊之处,及其被艺术批评选中的原因所在。因此,先从沙龙展览的外围情况说起。

中世纪以来,教堂在欧洲人的生活中扮演者极其重要的角色,教堂为了以形象化的方式向信众传达教义而引进了绘画作品,因为教堂面向所有人、常年开放,因此,那里以宗教历史题材为主的艺术作品在一定程度上培养了人们的视觉经验。以巴黎圣母院为例,在1630年至年1707间的五一节献祭仪式后,便会将献祭的绘画作品放在教堂大门外展览,然后将这幅画放在圣母礼拜堂对面,一个月以后再转移到教堂中庭的柱子上。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献祭作品都是受金饰匠行会的委托,由当代艺术家完成的。其中著名的有塞巴斯蒂安布尔东(为年五一节而创作的《圣彼得殉难》(皇家美术学院成员路易斯德尔韦斯特(为年五一节而画的《圣彼得和圣约翰在神殿门口治愈瘸子》(:在这里,从赞助人、展览方式、当代画家这些方面可以看出用于献祭目的的绘画己经带上了世俗的审美观。

18世纪中期,教堂在推广视觉经验方面的职能继续发展,如法国社会生活评论员梅西耶(所注意到的,在巴黎那些教堂中可以发现大量以前的大师和现代艺术家创作的作品,这些作品被记录在引导册上。到18世纪80年代,教堂在走向美学而非神圣方面迈出了一大步。年法国一度出现了将教堂的绘画移走的现象,包括巴黎圣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