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贸易论文栏目提供最新国际贸易论文格式、国际贸易硕士论文范文。详情咨询QQ:4006227154

中韩FTA促进中国制造业全球价值链地位提升的研究

论文编号:lw201709071221546566 所属栏目:国际贸易论文 发布日期:2018年05月10日 论文作者:无忧论文网

第1章导论


1.1研究背景和研究意义

1.1.1研究背景

在全球价值链分工的现实背景下,中国制造业凭借廉价的劳动力和丰富的自然资源等要素密集优势嵌入全球价值链的低端位置,主要集中于加工装配环节,对上游研发设计和下游品牌销售环节涉及较少,缺乏价值链治理地位和获利能力。因此,中国制造业参与全球价值链分工面临着发达国家从高端和更低成本的发展中国家从低端的双重挤压和比较优势逐渐丧失的局面:

(1)中国制造业企业的低成本生产优势消失和其他国家的竞争压力。由于中国制造业王资水平的显著上升和人口年龄结构的老龄化问题凸显,劳动力等要素的价格不断上涨,以"人口红利"为支撑的传统比较优势逐渐消失,而越南、印度等更具劳动力成本优势的新兴经济体,成为外商直接投资及国内代工装配资本的转移目标。"中国制造"的低成本优势正面临着严峻的考验,出口产品价格的提升空间有限,贸易利润面临进一步被稀释的威胁,并且已经出现逐渐被取代的趋势,同时高强度消耗和高密集化使用的资源也给环境带來了臣大的压力。

(2)中国制造业受到发达国家技术领域的封锁和限制,自主研发创新能力薄弱。发达国家持续不断的技术创新和在此基础上的技术垄断,足其保持竞争优势和核私竞争力的关键所在,因此会对核心技术和资源进行控制和垄断。中国制造业主耍是依靠对中间投入品进行加工组装后再出口到发达国家的方式参与国际分工,而加工组装环节的技术含量和层次较低,导致中国本止企业缺乏自主创新的意识和动力。虽然通过直接引进国外的先进经验和技术能在一定程度上提高本土企业的技术能力,但如果只是依靠发达国家技术转让、技术支持的途径来获得先进技术,则很难赶超国外的技术水平缩小技术差距。其根本途径应该是在引进、模型的基础上,加强本土企业自主研发和创新能力,培养商素质的人才,通过提升产品质量和技术含量,逐步向技术复杂度高、附加值高的环节过渡。

..............................


1.2研究思路与主要内容

本文以全球价值链理论、增加值贸易理论、契约理论为基础,借鉴和吸收已有相关研究成果,分析了中韩两国在全球价值链分工中的地位和双边贸易关系,并以中韩FTA签署后的贸易自由化带来的契约环境改善为背景,分析中韩FTA的实施对中国制造业企业的生产效率和在全球价值链中地位的影响,并使用世界投入产出表数据进行计量检验。具体来看,本文首先对全球价值链理论、增加值贸易理论、契约理论的发展和演化进行了回顾和梳理,其次对中韩双边贸易关系和贸易自由化进程以及中韩两国在全球价值链分工中地位的相关文献进行了归纳与评述;然后从中韩FTA实施产生的契约环境优化进而促进高级要素流动的视角,对中国制造业价值链地位提升的影响和路径机制进行了分析;并使用增加值贸易核算方法,以克服传统总值贸易统计体系所计算的出数据难以对当今国际贸易现实进行准确衡量的不足,对中韩两国的双边贸易额和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位置及参与程度进行了分解和分析,在此基础上构建计量模型进行实证检验,从要素动态层面考察了中韩FTA实施后的关税减让对中国制造业价值链分工地位提升的影响效应;最后得到本文的研究结论、政策启示及进一步研究的方向。根据以上研究思路,本文由七部分构成,框架图如图1-2所示,主要内容如下:

..............................


第2章理论回顾与文献综述


2.1全球价值链理论的相关研究

产业内分工由产业间分工演变而来,是指国际分工的形式由原来的部门间专业化转变为部门内专业化。以空间技术、原子能技术和信息技术的应用为特征的第次科技革命促进了产业内分工理论的发展,科学技术和生产力的进水加强了和扩大了不同部门之间的专业化水平和差异程度,部门内部的产品不华为种类多样、功能齐全,生产的过程也更加复杂。产业内分工的基础是不完全竞争和规模经济,基本的分工形式是水平型产业内分工和垂直型产业内分工。水平型产业内分工的基础是产品的质量水平相同,而产品的属性或特征不同,因此产品的价格并无明显的差异;垂直型产业内分王的基础是产品的质量水平不同价格化不同,质量高的产品价格较高,质量低的产品价格较低。

国际分工形式从产业间分工、产业内分工到产品内分工的演变,不仅促进了国际贸易和世界经济的大力发展,也推动了全球价值链理论的迅速发展,全球价值链分工成为国际分工的新形式。全球价值链分工以生产的全球性协作为基础,产品的生产过程被分割为不同的生产环节和王序,各国根据自己的要素禀赋和工艺水平专业化生产本国具有比较优势的工序环节。全球价值链分工虽然使发展中国家凭借低成本优势融入全球生产网络,获得少量的贸易利益和分工利益,但同时被发达国家锁定在低端处于被动地位。因此发展中国家应该明确自身在全球价值链中所处的位置和在贸易中所获得的利益,借助经济全球化和区域一体化日益深化的机遇,实现分工地位的提升和贸易利益的增长。

...........................


2.2增加值贸易理论的相关研究

20世纪中叶以前,国际贸易的主要形式是最终产品的跨境流动,国际贸易的统计方法遵循《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中的"物品跨境原则"和"在地原则(原产地原则)"。虽然传统的总值口径的贸易核算体系在获得各国的贸易数据以及制定贸易政策和制度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在送种统计方式下,产品的价值仅由最终出口该产品的国家或地区所有,不能分离一国出口总值中本国真正增值部分和外国増值部分。而在全球价值链分工体系下,产品的生产过程不断细化并被分割成不同的生产工序,各生产工序之间依据生产成本的不同分布在世界不同的国家和地区进行生产。生产的全球化导致中间产品贸易在国际贸易中的比重迅速上升,并改变了世界贸易的格局和生产组织的模式。由于中间产品多次跨境流动,产品的价值含量来源于多个国家或地区,而传统的总值口径的贸易统计体系无法对中间产品的跨境往复进行准确衡量,这就导致了各国海关以传统贸易统计方式所得的贸易数据,不能真实反映各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分工地位和贸易利得。传统贸易统计体系的局限性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总值中含有中间产品的重复统计。在全球价值链的分工背景下,中间产品的跨境往复不断增加,以物品跨境和原产地原则为基础的传统贸易统计方式,对中间产品的每--次跨境流动都计入国际贸易收支账户中,会导致对多次跨境产品的重复统计。特别是处于价值链低端加工姐装环节的发展中国家,需要进口大量的中间投入品进行再加工,虽然在传统贸易统计中显示出了较高的出口额,但创造的价值增值却较少,使得贸易差额和贸易利得不相匹配。

(2)对贸易形势的误判和贸易政策的误导。由于传统贸易统计方式对发展中国家里复统计的贸易数据造成了发展中国家贸易额虚高,与其他国家的贸易顺差和贸易火衡也被向估,进而会影响到一国相关贸易政策的制定。因此,现行的贸易统计方式会造成贸易利益和贸易差额之间的严重错配,传统的贸易统计体系应该向更加符合当今国际分工新形势的新型贸易统计体系改进。

...........................


第3章中韩FTA促进中国制造业全球价值链地位提升的机制...........39

3.1中韩FTA实施对价值链地位影响的建模基础............39

3.1.1契约环境与要素动态............40

第4章中韩制造业全球价值链分工位置和参与程度测度............62

4.1价值链分工位置和参与程度的测算方法和数据来源..........62

4.1.1指标的计算方法..............62

第5章中韩制造业全球价值链分工利得衡量...........82

5.1计算方法和数据来源.............82

5.1.1双边贸易的价值增值分解...............82


第6章中韩FTA促进中国制造业全球价值链地位提升的实证分析


6.1实证问题与主要假设

6.1.1主要实证问题

本章主要基于上述两点结论及其内在机理,针对中韩FTA对中国制造业全球价值链地位提升的影响展开实证检验。本章分两部分展开:第一部分直接检验中韩FTA实施对中菌制造业全球价值链地位的影响;第二部分则基于中介变量检验框架,对中韩FTA实施影响中圍制造业全球价值链地位的内在机理进行检验要对中韩FTA实施对中国制造业全球价值链地位的影响展开实证检验,就必须在全球价值链地位指标基础之上,进一步确认全球价值链地位提升对应的检验指标。全球价值链地位是一个复合的概念,全球价值链地位涉及在全球价值链中所处的位置,即所负责的增值环节,也涉及在所嵌入位置上的获利能力及全球价值链参与程度等。同样的参与程度,处于价值链的不同位置会有不同的状态。如果在全球价值链中缺乏主动地位,就难以避免全球价值链的主导型跨国公司对相应生产环节的寻租行为。上文中理论分析部分引入的序贯生产模型就反映了这一点,虽然南方发展中经济体企业迎过外包参与了生产链条上的部分环节,嵌入全球价值链的发展中经济体企业的经营自主性受到了明显的限制。

.........................


第7章研究结论与政策建议


7.1主要结论

由于中韩两国在东亚地区的经济和政治发展中占有重要地位,中韩FTA的实施会对东亚地区的经济贸易产生重要的影响,本文在分析了中韩两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位置和参与程度及所获得的分工利益的基础上,进--步提出了中国制造业价值链地位提升的路径机制,并得出了以下主要结论:

第一、关于中韩两園全球价值链分工位置的衡量。中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位置呈U型发展趋势,2005年降到最低后一直在缓慢回升;而韩国的价值链位置则出现不断下降的趋势。从制造业内部不同技术密集度的行业来看,中国低技术制造业的分工位置逐渐提高,不断向上游位置靠近;中技术制造业的分工位置较为稳定且变动不大;高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