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学论文栏目提供最新医药学论文格式、医药学硕士论文范文。详情咨询QQ:4006227154

砷剂对肿瘤细胞的诱导凋亡作用

论文编号:lw200708211113428990 所属栏目:医药学论文 发布日期:2018年01月15日 论文作者:无忧论文网
关键词] 肿瘤细胞 砷剂,主要成分为三氧化二砷(As2O3),在祖国医药中被称为砒石。几世纪以前 ,砷剂就被人们用来治疗牛皮癣、风湿症、白血病、梅毒、痔疮等。目前临床上砷 剂的应用主要限于用有机砷治疗锥虫病或三氧化二砷作牙髓失活剂。哈尔滨医科大 学首先报道了静脉滴注As2O3治疗复发的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APL)达到很高的 完全缓解率后,上海血液研究所发现As2O3可诱导APL细胞凋亡和部分分化。近年来 ,国内外对砷剂与肿瘤的研究发展很快,发现砷剂对恶性淋巴系统疾病、红白血病 甚至实体瘤有令人振奋的治疗效果。现就其生化作用及对肿瘤的诱导凋亡作用作一 综述。 1 砷的生化作用 砷作为微量元素,存在于正常人体内。其化学形式可分为三价砷(无机砷)和五价砷 (有机砷),它们在体内的相互转换和代谢决定着砷的毒性作用。三价砷毒性较大, 易在体内蓄积,主要经胃肠道缓慢排泄;而五价砷则相对毒性较低,蓄积倾向低, 主要经肾脏较快排泄。进入人体后的三价砷在肝脏内还原发生甲基化,形成一甲胂 酸(MMA)或二甲胂酸(DMA),从而被解毒。 砷是一种细胞原浆毒,细胞内的相邻巯基是三价砷的主要化学受体。应用含巯基的 还原型谷胱甘肽可阻断砷剂的毒性作用。含大量巯基的还原型角蛋白结合砷剂的量 为含较少巯基的氧化型角蛋白结合砷剂量的十倍。砷剂与酶分子内的巯基作用后可 抑制其活性。受影响的重要酶系统有丙酮酸氧化酶、丙酮酸脱氢酶、磷酸酯酶、细 胞色素氧化酶、脱氧核糖核酸聚合酶、白介素1β转化酶(ICE)等,从而直接影响 了细胞的代谢过程、染色体结构、核分裂等。 线粒体是对砷剂作用最敏感的细胞器,三价砷消耗了线粒体内亲水的巯基后,干扰 了线粒体内的离子平衡以及NAD(P)H的氧化,从而干扰了线粒体的能量代谢,引起 细胞功能的紊乱。砷剂是否对正常细胞有毒性作用取决于剂量,如As2O3治疗APL有 效血浓度及体外研究其对肿瘤细胞作用的有效浓度均在0.1μM~2.0μM,实验表明 As2O3在此浓度下对造血干细胞影响甚小[1]。 2 砷剂对肿瘤细胞的诱导凋亡作用 与正常细胞不同,肿瘤细胞生长失控,分化或凋亡受阻。近年来研究表明砷剂既可 诱导肿瘤细胞凋亡、部分分化,也可抑制其增殖。多项研究表明诱导凋亡为其杀伤 肿瘤细胞的主要机制。 2.1 开放MPT,活化caspase家族 研究表明,细胞凋亡发生的关键环节不在细胞核而在细胞质。虽然凋亡细胞呈现一 系列的特征性形态学变化,但这些改变仅仅是细胞凋亡的结果。凋亡细胞在被诱导 产生特征性形态学改变和DNA降解之前,一个最普遍的变化是线粒体膜功能的改变 即线粒体的通透性改变(permeability transition,PT),这是调节凋亡的中心环 节。线粒体通透性转运孔道(MPT)是位于线粒体内外膜之间的多蛋白复合体,至少 包括胞质的己糖激酶、外膜的PBR、外室的肌酸激酶、内膜的ANT及基质的亲环蛋白 D(cyclophilin D)等。MPT通过调节线粒体基质中的Ca2+、pH和电荷,维持线粒 体内环境稳定,保证氧化磷酸化通路通畅,对凋亡控制具有重要作用。砷剂与巯基 结合后,导致MPT开放,线粒体跨膜电位(△ψm)下降或消失,继之呼吸链脱偶联, 谷胱甘肽耗竭,活性氧类(reactive oxygen species,ROS)产生及对诱导凋亡非 常重要的蛋白酶活化物的释放,包括细胞色素C(Cyto-C)和凋亡诱导因子(AIF), Cyto-C和 AIF均可激活caspase,caspase可诱导凋亡。 caspase即半胱氨酸蛋白酶家族。在NB4(一种APL细胞系),U937及SHSY5Y成神 经细胞瘤等细胞系中均可见As2O3等砷剂诱导的凋亡相关的caspase激活[2,3]。根 据其在细胞凋亡中的作用可分为始动(上游)caspase(caspase2,8,9,10)和效应 (下游)caspase(caspase3,6,7)两大类。前者在凋亡诱导信号作用下结合特异辅 因子而活化,并进一步活化后者。而caspase抑制剂(ZVAD,fmk等)可阻止砷剂诱 导的凋亡。因而caspase的活化级联形式是砷剂诱导凋亡的重要通路。综上所述, 砷剂引起的MPT开放和△ψm破坏是决定细胞生存与否的关键,而caspase是砷剂诱 导凋亡的下游效应物,其活化可诱导细胞凋亡。 2.2 改变细胞内氧化还原状态 细胞内ROS的产生和抗氧化代谢的平衡往往是决定细胞生存与否的关键。蛋白的氧 化作用可能是改变核基因转录的重要步骤,氧化作用通过基因转录改变细胞的表型 以便进一步启动凋亡的发生,且凋亡的最后阶段需要氧化过程的参与,如细胞膜蛋 白的氧化能开放离子通道间接地导致细胞皱缩,通过组蛋白的氧化修饰作用导致染 色体结构的改变。砷剂可使细胞内ROS生成增多是由于:(1)MPT开放,线粒体内氧化呼吸链受阻,致ROS外漏。(2)活化黄素蛋白依赖的超氧化物酶(如NADPH氧 化酶),使H2O2产生增多,后者可通过从线粒体释放Cyto-C,活化caspase-3并裂 解多聚ADP核糖多聚酶(PARP)而介导凋亡(PARP在DNA受损时可识别并结合到DNA断 裂处被激活而参与DNA的修复,是细胞凋亡中第一个被鉴定为由caspase-3降解的D NA修复酶);又可通过与线粒体巯基形成复合物而降低GSH的活性等途径使ROS清除 减少。故砷剂可通过改变细胞内的氧化还原状态诱导凋亡。但将细胞培养于氧浓度 低于10ppm不可能产生ROS的条件下,仍可发生凋亡,故这可能只是机制之一。 2.3 快速调变PMLRARα融合蛋白的亚细胞定位 APL细胞特征性染色体易位t(15;17)导致早幼粒细胞白血病基因(PML)和维甲酸受体 α基因(RARα)融合,表达PML-RARα融合蛋白。通过转基因小鼠实验可证实PML-R ARα融合蛋白是APL发病的主要分子基础。体外研究表明,PML-RARα融合蛋白既阻 断APL细胞的分化,也使APL细胞凋亡受阻。早期认为砷剂通过降解此蛋白而诱导A PL细胞凋亡,称之为维甲酸受体信号通路[4]。正常血细胞中野生型PML与RARα等 共定位于核体(PODs)中。大多数APL细胞因PML-RARα与PML形成异二聚体而使PODs 结构解体,阻止细胞分化及抑制凋亡。砷剂使PML, PML-RARα重新共定位于PODs 并快速降解之。该现象与APL细胞凋亡以及二硫键还原剂二硫苏糖醇(DTT)抑制NB4 细胞凋亡与抑制PML-RARα快速降解在时相上均有一定的相关性,被认为是砷剂治 疗APL的机制之一。但有实验显示[5],在PML-小鼠(不含PML基因的小鼠),As2O3 同样能抑制细胞增殖及诱导凋亡,且其诱导凋亡效应不仅见于APL细胞,还可见于 非霍奇金淋巴瘤细胞、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细胞及某些正常细胞,故其诱导凋亡机 制是非特异性的,维甲酸受体信号通路并非是砷剂诱导凋亡的惟一机制。 2.4 抑制Bcl-2基因 Bcl-2基因即细胞淋巴瘤/白血病-2基因是研究最早的与凋亡有关的基因[6~9],是 一种凋亡抑制基因,又称长寿基因,是维持癌细胞无限制生长的主要基因。Bcl-2 家族包括Bcl-2、Bax、Bcl-X、Bcl-w、Bak、Bad、A1 、NR-13和Mcl-1,其中Bax、 Bak、Bcl-Xs是促凋亡因子,其余为抗凋亡因子。Bcl-2对细胞周期无明显影响,而 对细胞死亡的干扰有选择性,阻止了细胞死亡的最后途径,包括核苷酸内切酶对D NA的降解。Bax是Bcl-2的一种同源蛋白,Bax既可以形成同聚体,又可与Bcl-2形成 异二聚体,Bax蛋白与Bcl-2蛋白的比值影响着细胞受到刺激后发生凋亡的比率。目 前认为,Bcl-2家族促凋亡因子和抗凋亡因子的相对表达水平至少部分决定了细胞 对凋亡信号的反应性。大量实验表明,Bcl-2与Bcl-X l能够抑制MPT开放和维持线 粒体△ψm,进而抑制Cyto_C和AIF从线粒体释放入胞浆并阻断了ROS的生成,增加 胞内GSH含量并促进其向核内转移,即有细胞内抗氧化作用。在砷剂诱导的NB4、U 937及B细胞白血病细胞系LyH7细胞凋亡中Bcl-2表达下调[10]。在1.0μM As2O3诱 导NB4细胞凋亡时[11],CPP32(caspase3)被激活和降解PARP,同时Bcl-2不仅在m RNA水平而且在蛋白质水平均被下调;而在1.0μM As2O3诱导恶性淋巴性白血病细 胞凋亡过程中既无CPP32激活又无Bcl-2调变,提示砷剂诱导的凋亡中Bcl-2发挥的 作用各异。有实验表明,2.5μM As2O3[12]使肝癌细胞系Hep201Bcl-2表达明显下 降,而凋亡的促进因子Bax的表达明显增加,两种基因表达比例发生变化。又有报 道,10μM As2O3处理人肝癌QGY-7701、QGY-7703细胞48小时后其Bcl-2基因表达明 显下降,Bax和Fas基因表达明显增强,Bax蛋白与Bcl-2蛋白比值增加。对Bax、Bc l-Xl等基因是否表达各报道不同[13~15]。Bcl-2的过度表达可抑制砷剂诱导的凋 亡相关现象,而通过反义技术使Bcl-2下调可抑制细胞增殖及促进凋亡。综上所述 ,砷剂可通过对Bcl-2基因的抑制诱导某些肿瘤细胞的凋亡。但As2O3并不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