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论文栏目提供最新电影论文格式、电影硕士论文范文。详情咨询QQ:4006227154

论电影《色·戒》的颠覆与逾越

论文编号:lw201807191501338011 所属栏目:电影论文 发布日期:2018年08月13日 论文作者:www.51lunwen.com

本文是一篇研究电影学论文,本文以李安导演的影片《色·戒》为研究对象,将抗战电影和爱情电影作为研究背景,从颠覆传统的主题设置、突破“脸谱化”的人物塑造、突破模式化的影像表达三个方面来分析《色·戒》作为一部混杂着抗战与爱情元素的影片的独特魅力。


第一章 颠覆传统的主题设置


第一节 超越意识形态对立的爱恋

战争与爱情是在性质、形态、美感上都存在着巨大反差的两大主题,当个体化的爱情与集体化的战争语境相遇时,会营造出爱情“奇观”。然而,华语地区的抗战电影大多数尽量规避对感情的表达,因为“感情的出现会让战争片失去庄严性”。“十七年”期间的抗战电影中,“爱情、亲情关系的表达一方面作为完善英雄形象的情感补充,满足了观众对个人情感表达的潜意识的期待;另一方面将爱情、亲情关系包裹于阶级兄妹的情感关系中实现了转化。”新时期以后部分抗战电影中虽然出现了现代爱情观念的渗透,但是依旧无法摆脱个人通过政治伦理所建构的强大的国家认同。影片《色·戒》将男女主角的“传奇之恋”放置在战争之中,影片的男女主角因战争相遇,却又代表着各自集体的利益,他们本是凭借着一己私欲相爱的男女,不同的立场却将两人分隔成敌人。影片不仅把视角聚焦在爱情本身,更通过爱情悲剧反思战争的残酷性,影片意欲通过爱情中的个体行为进行对人性复杂的挖掘。

一、势不两立的敌对身份

在战争片中,敌对双方首先被强调的是不同的政治身份以及意识形态的差异,政治身份是区分敌友的关键,意识形态不仅代表某一阶级或社会集团的利益,同时又对这一阶级或社会集团的行动起到引导作用,并具有系统性、群体性和历史性的特征。因此在战争片中,个体是消失在政治话语和集体利益之中的,人的个体性“在团体的名义下被除掉”⑨,剩下的是作为战争工具的躯壳。

在影片《色·戒》中,相爱双方一个是被重庆组织征用的女学生,一个是汪伪政权的特务头子。在政治层面,他们拥有着不同的立场,代表着不同的民族利益,他们因为爱国学生策划的暗杀计划以及后来重庆政府实施的“美人计”而相遇甚至相爱,但是,政治身份的敌对与意识形态的不同形成了女特工王佳芝与汉奸易先生之间爱情发生、发展中的强大阻力。

.........................


第二节 颠覆传统“色戒”观念

传统的“色戒意识”是由儒家文化与佛教文化的双重阐释积淀而成的。最初,“色”只是一个中性词汇,指向人的正常欲望,人的自然本性,并无贬义,但是相对于中国根深蒂固的“禁欲”传统而言,“色”早就被压抑在人们所谓的道德和理智之下。另外,所谓的“色”实际上分为男色和女色,但是由于“重男轻女”的思想,女性一直被视为是“红颜祸水”,因此,在传统文学中女性一直是“色”的主体,理所当然的,男性成为了“戒”的主体。然而,《色·戒》不论是电影文本还是小说文本都颠覆了传统的“色戒”观念,张扬了人的自然本性并将“色”“戒”的主体反转。

一、 人的自然本性从被压抑到被张扬

“色”最初出现在儒家经典言论中时不过是指人的正常“性欲”,如《孟子·告子上》中的“食色,性也”,《礼记·礼运》中所概括的“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一般。但是,中国有着根深蒂固的“非性”、“禁欲”传统,因此,“色”逐渐演变成为一个带有劝惩意味的贬义词。对于性的种种禁忌与压抑相应地也形成了道德上的“色戒意识”。除了儒家文化中的禁欲主义成为“色戒意识”的一个重要源头,佛教讲求修行的思想也为“色戒意识”的形成添砖加瓦。佛教认为“人之大患,患于有身”,摆脱沉重的肉身,勘破色欲成为证道成佛的必由之路,也正因如此,“色”在佛家也是一大禁忌。

在影片《色·戒》中,道德礼法、繁文缛节并不是导演意欲强调的对男女主角形成“性欲”压抑原因,彼此政治身份的对立才是导演所要强调的在战争背景下两人无法自由相爱的障碍。如此,影片《色·戒》首先将“性”从道德中解救出来;随着影片情节的发展,随着男女主角接触的越来越多,尝过了偷欢滋味的王佳芝对易先生多了一重怨女的恨意,而易先生对王佳芝带有了一丝信任,“特务不分家”,两个人作为特务的警惕性被慢慢腐蚀,尤其是王佳芝,明知道易先生是“敌人”,却一步一步陷入爱情之中,如此,影片就将“性”从理智中解放出来;两个人最终水乳交融,在那个“天方夜谭”里才会出现的珠宝店里,王佳芝在面对着那枚“有市无价”的“鸽子蛋”时终于放走了易先生,此时影片《色·戒》又将“性”从政治话语中解救出来。如此,影片《色·戒》不仅不同于传统文学叙事中将“性”与道德捆绑在一起,也在战争的背景下,将这种人的自然本性从政治话语、政治身份的约束中解放出来,人的自然本性得以张扬。

......................


第二章 逾越“脸谱化”的人物塑造


第一节 王佳芝——从女特工到女人

在华语地区的抗战电影中,正面人物都会被塑造成“高”“大”“全”式的人物,通常都是形象高大、头脑冷静、智慧超群的样子,即使是最后惨遭杀害,也一定是“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的姿态。从身份上,他们被官方赋予了合理性,从外形上,他们眉清目秀透着与众不同的正面气质,这些高大形象的背后,“寄寓着红色政权下人们对真善美、对正义与理想的追求和向往”;更有一些抗日的女英雄以其阴柔温和的主调调和了抗战电影严酷刚烈的色彩,呈现出巾帼不让须眉的姿态:影片《赵一曼》(1950)以抗日女英雄赵一曼为原型,她先后多次落入日军之手,即使是老虎凳、灌辣椒水,电刑等残酷的刑罚都不能让其屈服,日军最终没能得到关于抗联的情报决定将她处死“示众”,而慷慨就义前赵一曼仍不忘教育儿子一定要“反满抗日”,这不仅是赵一曼的“主义”、“信仰”,更是中华民族的理想;历史上的“谍海才女”关露曾两次深入魔窟与日伪较量,在策反“76 号”头目李士群的特殊任务中表现出色,后经组织同意参加“大东亚文学者代表大会”欲借机开展新的工作而背负汉奸之名,曾经两度蒙冤入狱,直到死后才得以昭雪;而被指认为是影片《色·戒》中女主角王佳芝原型的郑苹如出身于名门望族,在“中统”授意下接近“76 号”总部头目丁默邨,先后两次实施“锄奸计划”,却接连失败,在被捕后审讯过程中,为了保护组织安全而自毁名誉,将刺杀之事完全说成是男女之间的感情纠纷,刺杀一事最终只得以“桃色案件”定性。可见,无论是抗战影片塑造的正面人物形象还是史实中的抗日义士都是舍己为国的英雄,而影片《色·戒》对于女特工王佳芝的塑造却颠覆了传统正面人物的形象,她不再是失掉“水分”的英雄,也不是心思缜密的特工,而是妩媚多情、身段婀娜,有些小虚荣,渴望被爱,意志不坚定的女人。最终,王佳芝的个人意识战胜了民族意识,她本就是个“业余”的女特工,终于回归到麦太太的身份上来。

.........................


第二节 易先生——从万恶的汉奸到可怜的男人

在一部抗战影片中,有维护国家安全的义士,当然会有出卖国家利益的汉奸。在《色·戒》这部影片中,李安对易先生形象的塑造也可谓是功力颇深。不仅外形上选取了颇为帅气潇洒的梁朝伟来饰演,而且在生活、工作、感情上将其塑造成为一个“正常的人”。没错,汉奸是出卖国家利益,是心狠手辣,是杀伐决断,但是《色·戒》更多的是在客观的角度上,真实的刻画人物,汉奸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也有无可奈何。此片一出,汉奸易先生的塑造备受诟病,从选角扮相到塑造的方式,都让一些要求有“忠奸意识”的人十分的激愤,“为汉奸整容”“美化汉奸”的质疑之声从未断绝。无独有偶,抗战中期西南联大教授陈铨的话剧作品《野玫瑰》在国共冲突的背景下引发了两党在文化领域的一场激战,关于话剧中汉奸王立民形象的塑造也成为了争论的焦点。在剧中,王立民促成曼丽和刘云樵的爱情,这是一段被观者认可的婚姻,因此,王立民在人性伦理和政治立场上有着不能被一般人理解和认同的矛盾。在观者的预设审美中,普通大众认可的爱情观不应该由一个汉奸持有,《野玫瑰》没有在王立民“鼻尖上抹白粉”;同样遭受责难的还有 1989 年以女间谍川岛芳子为原型的影片《川岛芳子》和《风流女谍》,“影片对川岛芳子的罪恶历史不是取批判的态度,而却是用一种欣赏的态度去刻画人物。明明是一个卖国贼,在影片中却成了一个受尽委屈、被迫下海的‘政治妓女’;明明是一个用色相来勾引男人的女间谍,却成为一个被先奸后嫁的‘良家妇女’;明明是一个祸国殃民的大汉奸,却成了一个为民族(清王朝)敢于牺牲的正人君子  ”,对影片《色·戒》、《川岛芳子》、《风流女谍》以及话剧《野玫瑰》中关于塑造反面人物的质疑、责难都源于当时的评价体系延续了影片或者是话剧作为意识形态宣传工具为基本出发点的评价逻辑,但是,单一的评价标准是无法判定一部作品艺术成就的高低的。本节将从影片《色·戒》中的易先生英俊的外表,惶惶不可终日的生活,不得已的工作,真心显露的爱情上,探究易先生剥离政治身份后作为人的可怜可叹的一面。

.......................

第三章 突破模式化的影像表达.............................33

第一节 赤裸镜头的大胆尝试.............................33

一、对常规爱情电影叙事方式的突围..............................34

二、激情戏成为爱情发展的线索............................35

三、三次激情戏.........................37


第三章 突破模式化的影像表达


第一节 赤裸镜头的大胆尝试

........................


结论

影片《色·戒》上映至今已有十年。十年之间,执着的学者、偏执的记者、疯狂的“张迷”对影片以及影片所涉及的小说文本,张胡之恋等的争论与探究从未停止。伴随着猛烈的抨击,热烈的叫好,影片《色·戒》已成为导演李安的“过去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