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翻译学论文栏目提供最新英语翻译学论文格式、英语翻译学硕士论文范文。详情咨询QQ:4006227154

归化、异化的统计与分析

论文编号:lw201004021749213102 所属栏目:英语翻译学论文 发布日期:2018年01月15日 论文作者:无忧论文网

提   要:翻译研究应关注译者和翻译作品的生产、 描写问题。本文结合定量与定性的方法 ,从归化、 异化的角度研究《红楼梦》 两个英译本的口语辞格处理情况。研究表明:两译本的辞格处理在 1 %的显著水平上(双尾检验)有显著差异和一定(35 %)相关。由于译者翻译思想等主、 客观因素的作用 ,两译本都综合运用了归化和异化;比较而言 ,杨译多用异化 — 归化连续体的两端译法 ,霍译多用中段译法;杨译译法比较分散 ,霍译译法则相对集中在异化上。

   1   引言

20世纪60年代以后 ,解构主义(deconstructio2nism) 、 多元系统理论(polysystem theory) 、 描写译学(descriptive translation studies) 、 操纵学派(manipula2tion school) 、 特拉维夫 — 卢汶学派(Tel Aviv2 Leuvenschool) 、 低地国家学派(Low C ountries group)等文化学派蓬勃发展 ,使翻译研究在 90 年代出现了 “文化转向” 。这些翻译理论摆脱了传统翻译研究的规定性特征 ,把翻译视为一项与文化系统充分结合的动态活动 ,认为翻译研究应关注译者和翻译作品的生产、 描写问题。因此 ,进行文本比较和批评 ,应把译作放在意识形态、 文学和社会文化体系中进行描写研究 ,关注其语言组织方式和语篇结构 ,作出定量分析和微观考察〔 1 ;2 ;3〕。我国国内的学者已通过定性研究分析了 《红楼梦》 两个英译本的3翻译风格、 翻译方法和翻译取向等方面的差异〔 4 ;5 ;6〕。从口语辞格归化、 异化角度看 ,这两个译本是否仍有明显差异 ,有无相似之处 ,合译与独译之别在此有无反映 ?

2   研究框架

1813年 ,施莱艾尔马赫(Schleiermacher)在 《论翻译的方法》 一文中提出 ,翻译的途径 “只有两种:一种是尽可能让作者安居不动 ,而引导读者去接近作者;另一种是尽可能让读者安居不动 ,而引导作者去接近读者” 。韦努蒂(Lawrence Venuti)〔 7〕 〔 8〕将前者概括为 “foreignizing method” (异化法) ,后者为 “domestication method” (归化法) 。我们知道 ,绝对的归化和异化不可能实现。归化、 异化的选择 ,“是在接近作者和接近读者之间找一个 ‘融会点’ 。这个 ‘融会点’ 决不是一成不变的 ‘居中点’,它有时距离作者近一些 ,有时距离读者近一些” 〔 7〕。所以 ,异化到归化是一个从原文作者走向译文读者的过程 ,可以视为一个连续体。为了描述口语辞格的归化、 异化 ,笔者把具体的辞格区分为意义、 格式和形象三部分。意义即说话者在话语中使用某一辞格的交际含义;格式即意义得以实现的表达方式;形象则是意义得以寄托的表达内容(含义具体或抽象的单词、 词组、句子甚至段落) 。举例说明:② 薛姨妈说 , “俗语说的 ,夯雀儿先飞 ,省得临时丢三落四的不齐全 ,令人笑话。 ”本句中 ,修辞意义为 “要及早做准备”,格式为明引 ,形象则为 “夯雀儿先飞” 。比较而言 ,格式比形象更接近辞格本质 ,更受译家重视。首先 , “辞格(figures of speech)是一种表达方式 ,用以替代一个着眼点不同的表达方式 ,使所述事物或观念在某些方面与实际看上去有所不同 ,却又紧密联系 ,从而暗示出与其字面意义有些微或截然不同的预期含义或效果” 〔 9 :11〕。所以 ,辞格的定义重在表达方式 ,即格式。其次 ,我们分析一下Newmark〔 10a :88291〕 翻译 metaphor 的步骤排序。The following are , I think , the procedures fortranslating metaphor , in order of preference :1) Reproducing the same image in the T L provid2ed the image has comparable frequency and currency inthe appropriate register.2) The translator may replace the image in theS L , with a standard T L image , which does not clashwith the T L culture.3) Translation of metaphor by simile , retainingthe image.4) Translation of metaphor (or simile) by simileplus sense (or occasionally a metaphor plus sense) .5) C onversion of metaphor to sense.6) Deletion.7) Same metaphor combined with sense.其中 , image 与 sense 的所指〔 10b :105〕 与 “形象” 和 “意义” 一致。由此可知:与转换格式、 保留形象的步骤3)相比 ,不对格式改动的步骤1)和2)更受Newmark的青睐。这是因为 ,不同的格式适用于不同的语境 ,即便是差别甚微的明喻与暗喻。 “Similes , which arenot emotive and are more prudent and cautious thanmetaphors , must normally be trans ferred in any type oftext . . .” 〔 10a :88〕 正如陈望道所说 ,辞格的形成与说者的心理、 感情和对听者的顾念密切相关〔 11〕;形象多反映说话人的修养、 经历、 阶层等信息。② 宝钗笑道: “原来这叫 ‘负荆请罪’! 你们博古通今 ,才知道 ‘负荆请罪’ 。我不知什么叫 ‘负荆请罪’!”例2所用的寓意双关 ,取决于宝钗既要讽刺宝黛 ,又要掩盖自己的情感、 为他们留点面子的交际环境 ,所用形象需要一定古典文化修养;而例 1中薛姨妈所用形象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她不正规的教育背景。若把例 2 换为其它格式 ,交际效果必然不同。但若把例 1 的形象换为 “笨马儿先行”,表达效果却不至偏离太多。因此 ,整体而言 ,传达格式比传达形象更易接近原著的面貌。综上所述并借鉴 Newmark 翻译 metaphor 的步骤 ,本文对辞格从异化到归化的等级描述如下:① 保留格式和形象。② 保留格式 ,替换形象。③ 替换格式 ,保留形象。④ 替换格式和形象。⑤ 替换格式和形象 ,加上意义。⑥ 放弃格式 ,保留形象 ,加上意义。⑦ 放弃格式和形象 ,只用意义。

3   研究方法

311   抽样为了保证原文作者及译文译者一致 ,我们仅从前80回选样。鉴于辞格在各章中的分布情况 ,我们采用多级抽样〔 12 :12〕:先把前80回平均分为四部分 ,再从各部分中抽取辞格种类和数量分布较为均匀的章回。采样如下:第 19 回 ,第 26 回 ,第60回和第68回 ,共41个样本。312   分组虽然1到 7 是异化逐步走向归化的过程 ,但为了便于定性分析 ,我们将其粗略分组: 1 异化组 ,2、 3倾异化组 ,4、 5、 6倾归化组 ,7归化组。313   级别依据 《汉英辞格对比与翻译》 〔 9〕,对汉英辞格的格式、 形象作出判断 ,并确定译文等级。如:①袭人道: “你要果然都依了 ,就拿八人轿也抬不出我去了。 ” (借代)Yang Hsien2yi &Gladys Yang ( Y) :“I f y ou’ ll doall I have asked , I promise never to leave y ou , noteven if they send a big sedan2chair with strong eightbearers to fetch me away.”(保留了原有格式和形象 ,等级1)David Hawkes ( H) : “But if y ou will really keepy our promise about these three things I’ ve mentioned , Iwill promise never to leave y ou— even if they send abridal chair and eight strong bearers to carry me away !’(保留形象 ,增加意义 ,舍弃原格式 ,等级6)②黛玉听了 ,睁开眼起身 ,笑道: “真真你就是我命中的 ‘魔星’! 请枕这一个。 ” (暗喻)Y/ H: “Y ou really are the bane of my life !”(保留格式 ,替换形象 ,等级2)③李嬷嬷 ……因叹道: “……那宝玉是个丈八的灯台 — — — 照见人家 ,照不见自己的 ,只知嫌人家腌 。 ” (暗喻)Y/ H: “As for Baoyu , he’ s like a ten2 foot lamp2stand that sheds light on others but none on itself .”(用明喻替换暗喻 ,保留形象 ,等级3)④ 薛蟠见他面上有青伤 ,便笑道: “这脸上 ,又和谁挥拳来 ?” (折绕)H:Observing with glee that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