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健康教育论文栏目提供最新医学健康教育论文格式、医学健康教育硕士论文范文。详情咨询QQ:4006227154

论述《妇人规》中关于中医性医学方面的内容

论文编号:lw201205181901307867 所属栏目:医学健康教育论文 发布日期:2018年01月15日 论文作者:无忧论文网

论述《妇人规》中关于中医性医学方面的内容


主题词 《妇人规》 张景岳 中医性医学  


《妇人规》系明代著名医家张景岳撰。他对中医妇科学的贡献早已为医学界所公认,而有关中医性医学方面的内容则挖掘不够。论文范文纵观本书全貌,其在合阴阳、种子等方面有着十分详尽而精辟的论述,现试析如下。


1 科学的性事观

1.1 合阴阳“机有十”说 《妇人规》在讨论房事问题时,提出“合与不合,机有十焉”,可说是继承了明代以前的医家、房中家的理论和实践而有所发展,较《养生方》、《合阴阳方》提出的“合男女必有则”要完善和深刻得多。他认为性生活能否和谐及子嗣之有无,常与“十机”有密切联系,具体而言,所谓阖癖乃妇人之动机,即要掌握女子性交时动情的表现,待其“如长鲸之饮川,如巨觥之无滴”、“心旌摇”时方可“带雨施云”;所谓迟速乃男女之合机,即应注意男女性高潮出现时间的一致,如“迟速不侔,不相投矣”;所谓强弱乃男女之畏机,指夫妇所畏者为性能力强弱的不同,此时强者应“居仁由义,务得其心”以扶弱,弱者宜“聚精会神”以克强;所谓远近乃男女之会机,即在交合时应注意性器官的长短及姿式是否合适,应“敛迹在形,致远在气”,令“鸠居鹊巢”方能完美;所谓盈虚乃男女之生机,乃交合时应顾护肾气之虚实;如“不知所用,则得其幸而失其常”;所谓劳逸乃男女之气机,即交合不宜过频,亦不可在房事前、事中使自己过度劳累;所谓怀抱乃男女之情机,指双方均应动情投入,避免郁怒忧愁;所谓暗产乃男子之失机,指壮男亦不可纵欲以致精伤;所谓童稚乃女子之时机,谓女子年幼,“天癸未裕,生气未舒”,不宜交合;所谓二火乃男女之阳机,指君、相二火,不宜妄动,“伶薄之夫,每从勉强,故多犯虚劳”。以上见解,将古代性学研究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1.2 时气、阴阳、地利说 明代以前的房中家,多是从封建迷信、男尊女卑等角度提出一些交合的观点和宜忌。本书则以中医脏象形质理论为指导,提出了一些较朴素的观点。(1)时气说。《妇人规》认为,性事选吉日良辰是迷信,但仓促间也做不到,这指出了时气的宜忌也有其重要性。“惟天日晴朗,光风霁月,时和气爽,及情思安宁,精神闲裕之况,则随行随止,不待择而人人可辨。于斯得子,非惟少疾,而必且聪慧贤明”,“故气盈则盈,乘之则多寿;气缩则缩,犯之则多夭”,这种把性医学与优生学、心理学、医学气象学有机地结合起来的思想,是中医辨证观、整体观的具体体现。(2)阴阳说。《易》曰:“乾道成男,坤道成女”,《妇人规》更进一步阐明:“乾坤不用,用在坎离,坎离之用,阴阳而已”,故性事应注意在冬至夏至、子东午西,有节有中、或明或晦、节前节后、月光潮迅等一岁、一日、月令、时气、消长、盈虚之阴阳盛衰变化时有所顺序,如此方可获“颠之倒之之妙”、“操之纵之之权”。这种朴素的在性生活方面的医学气象学观点,至今仍值得深入研究。(3)地利说。包括两方面内容:一是针对古人认为有“阴宅”、“阳宅”之宜子嗣的观点,指出“有德斯有人,有人有斯有土”,首倡“必先有心地,而后有阴地”的观点,这虽不可全信,但反应了张景岳以德育人、宜人的善良愿望,从做人的角度来讲,有一定的积极意义;另一方面,认为性事是隐私之事,如果在“神前庙社之侧,井灶冢柩之旁,及日月火光照临、阴沉危险之地,但觉神魂不安之处”,皆不可犯。此论从医学心理学的角度分析,在上述场合下常有负疚感,导致精神紧张,“倘有不谨,则夭框残疾”就是在这种心绪下惶恐交合所使然。

1.3 合阴阳宜有度说 古代的医家、房中家,对合阴阳均有禁忌之戒,如《玉房秘诀》所谓“三忌”和《素女方》提出的“七忌”等,除“人忌”外,其它鲜为人所信服。《妇人规》依据男精女血的理论,科学地提出了一些观点:

(1)不宜纵欲说。“若房室纵肆不慎者,必伤冲任之流”,“凡恃强过勇者多无子”,“不知过者失佳期,强者无酸味,而且随得随失,犯莫所知”,“阴已痿而思色以降其精,则精不出而内败,小便涩而为淋, 精已耗而复竭之,则大小便牵痛,愈痛则愈便,愈便则愈痛”,反复强调了不可纵欲及其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

(2)性事为宜早说:书中认为:“男子精未通而御女以通其精,则五体有不满之处,异日有难状之疾”,又说:“方苞方萼,生气未舒;甫童甫笄,天癸未裕,曾见有未实之粒可为种否,未足之蚕可为茧否”,这再三告诫未成年男女实不宜言性事。

(3)房事不宜流隔太久说:现代医学认为,代写本科毕业论文适度的性生活有益于夫妇双方的身心健康,有益于调节人的内分泌系统,若强行压抑反而可生它变,书中的观点与此不谋而合。“女人天癸即至,逾十年无男子合则不调,未逾十年,思男子合亦不调。不调则旧血不出,新血误行,或渍入骨,或变而为肿,后虽合而难子,合多则沥枯虚人,产众则血枯杀人”及“凡欲念不遂,沉思积郁,心脾气结,致伤冲任之源,而肾气日消,轻则或早或迟,重则渐成枯闭”等,均明确地说明了这一点。


2 科学的受妊观

2.1 天人合一说 张景岳认为受妊宜在“天日晴明,光风霁月”之时,这是胎元禀赋的基础,如不知避忌,“犯天地之晦冥,则受愚蠢迷蒙之气;犯日月星晨之薄蚀,则受残缺刑克之气;犯雷霆风雨之惨暴,则受狠恶惊狂之气;犯不阴不阳,倏热倏寒之变幻,则受奸险诡诈之气”,“顾人生六合之内,凡生长壮老已,何非受气于生成?而知愚贤不肖,又孰非禀质于天地?”这种朴素的天人合一观,虽其取类比象的学术方法不一定完善,但从这里我们看到了医学天文学思想的雏形。

2.2 饮食宜忌说 妊娠饮食宜忌,古人多有告诫,如《千金方》曰:“食骡肉难产;食兔肉犬肉,令子无音声并缺唇”。《妇人良方》曰:“鸡肉糯米合食,令子生寸白虫;食羊肝,令子生多厄……食螃蟹,令子横生。”《妇人规》则着重指出:“凡饮食之类,则人之脏气各有所宜,似不必过于拘执,惟酒多者为不宜。”这说明了两个问题:一是饮食各宜于有关脏气的充盛,故进食品种应丰富多样,勿需挑精选肥;二是忌酒,“酒性淫热,非惟乱性,亦且乱精。精为酒乱,则湿热其半、真精其半耳。精不充实则胎元不固,精多湿热则他日痘疹、惊风、脾败之类率已受造于此矣”。故凡欲生子者,“必宜先有所慎,与其多饮,不如少饮;与其少饮,犹不如不饮”。上述论点早已被临床实践所证实,许多“星期天孩子”其智力低下或畸形就多由酗酒而致,今人不可不察。

2.3 不得尽诿妇人说 古人对不孕之证,多责之于妇人。《妇人规》则认为不孕之因甚多,但“无非不足使然”,如精滑、精清、精冷、阳萎、梦遗、阳极、阳强等症,皆男子之病,“不得尽诿妇人也”,其治疗“必先其在我而后及妇人”。意即男子病导致不孕或性事不谐应先治男子,但某些男子病可通过兼顾调治妇人而获效。这种对某些男子病应包括妇方在内进行性及心理学治疗的认识是十分允当和难得的,与现代性医学对精神阳萎及早泄等的治疗不谋而合,是辨证论治思想的生动再现。


3 科学的优生优育观

3.1 基址说 基址,即谓受妊之前或受妊之际均应打好基础。书中主要体现在相妇人上,罗列了多条标准,如凡见唇短嘴小、耳小轮薄、声细不振、饮食纤细、发焦齿豁、睛露颏削、山根唇口多青气或脉见紧数弦涩等症象者,皆为气血阴阳偏胜、刑克不吉之辈,均属“不堪”即不能或不宜受妊者,应“远之为宜”。当然,影响生育的因素众多,上述仅涉及择女性的先天性因素,既有其片面性,也不一定有必然性,但其“愿天常生好人之心”已昭然若揭。

3.2 妊娠宜寡欲说 张景岳认为:“妊娠之妇大宜寡欲”,若“不知慎而多动欲火、盗泄阴精”,则“血气由不聚而乱,子女由元亏而夭,而阴分之病亦无不由此而百出矣”;另外,如妇人性偏恣欲,不知节度,火动于中,也能致“胎不安而有坠者”;故总结出:“凡胎元之强弱,产育之难易及产后崩淋经脉之病,无不悉由乎此”。此论虽有偏颇,但产科学资料提出,导致早期妊娠的先兆流产或胎动不安,绝大多数是由夫妇同房引起,所以妊娠寡欲确应认真对待。

3.3 畜妾说 张景岳主张一夫一妻,极力反对畜妾,他认为:“无故置妾,大非美事,凡诸反目败乱多由之,可已则已,是亦齐家之一要务也。”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能提出这种主张,无疑是先进的。

3.4 用药说 在妊娠用药上,书中充分体现了辨证论治的思想:“种子之方,本无定轨,因人而药,各有所宜”。治疗上认为“总在血气”,故推崇以调治男精女血为主,但反对一方普治;在对待前人经验上,正确的兼收并蓄,硕士论文代写不正确或不全面的推陈出新,如王节斋曰:“白术为补脾安胎君药,黄芩为安胎圣药”,他认为应随证随经因其病而药之;又如王好古认为香附乃妇人之仙药,由是后世医家但治妇人,不论虚实皆用之。他则认为香附唯开郁散气、行气导滞,乃其所长,气虚者不能用。这种实事求是的学术态度,迄今仍足仿效。


4 科学的继承观

4.1 辨古说 种子之方,古人言之不少,如《广嗣诀》云:“妇人经期方止,子宫正开,便是布种之时,过期则闭不受胎。”《道藏经》云:“妇人月信止后单日交合者成男,双日合者成女。”《褚氏遗书》云:“阴血先至者成男,阳精先至者成女。”李东垣曰:“射左成男,射右成女。”对此,《妇人规》依据临床实践论证其皆为莫测之事,不足为信。

4.2 男风说 《妇人规》之论男风,其意有二:其一指男性同性恋,古人曰娈童等,皆此之谓也,此处是同性恋的较早记载;其二,《易》曰:“女惑男,风落山”喻不恰当的配偶,如劲风吹落山上的草木,这里指恃强凌弱。男子不知阳强阴弱之机,恃强同房,对方畏如蜂虿,则男子致阳极,甚则亡阴,变症随之丛生。此说至今仍有重要的临床意义。

4.3 鬼交说 鬼交,指女子梦与鬼交合,古人多言鬼妖作祟,书中认为其证有二:一则是欲邪思牵扰意志,“此鬼生于心”,一则由禀赋非纯,邪得以入。此二说均指鬼交实为梦中的性行为、性幻觉或精神异常,非鬼魅作怪,故指出:“凡治此者,所因虽有不同,而精伤血败,其病则一”,在此基础上提